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国内散文诗杂志,纠葛不清的爱情人生感悟

时间2020-05-25 来源:校园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胎教故事在线播放,历代咏梅诗词集锦 胎教故事在线播放,历代咏梅诗词集锦

  本文收集了一些有关梅花的古诗词。梅,与兰、竹、菊并称为“四君子”。还与松、竹并称为“岁寒三友”。梅以它的高洁、坚强、谦虚的品格,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在严寒中,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

【历代咏梅诗词集锦】

满庭芳(催梅)南宋·葛立方

霜叶停飞,冰鱼初跃,梅花犹闷芳丛。剪酥装玉,应为费天工。

争奈江南驿使,征鞍待、一朵香浓。凭谁报,冰肌仙子,闻早驾飞龙。

溶溶。春意动,寒姿未展,终愧群红。与斩新来上,开伴长松。

要看黄昏庭院,横斜映、霜月朦胧。兰堂畔,巡檐索笑,谁羡杜陵翁。

满庭芳(和催梅)南宋·葛立方

未许蜂知,难交雀啄,芳丛犹是寒丛。东方解冻,春仗做春工。

何事仙葩未放,寒苞秘、冰麝香浓。应须是,惊闻羯鼓,谁敢喷髯龙。

梅花,君自看,丁香已白,桃脸将红。结岁寒三友,久迟筠松。

要看含章檐下,闲妆靓、春睡朦胧。知音是,冻云影底,铁面葛仙翁。

满庭芳(赏梅)南宋·葛立方

腊雪方凝,春曦俄漏,画堂小秩芳筵。玉台仙蕊,帘外幂瑶烟。

莫话青山万树,聊须对、一段孤妍。杯行处,香参鼻观,百濯未为贤。

吾庐,何处好,绣香竹畔,偶桂溪边。且为渠珍重,满泛金船。

已拚春酲一枕,如今且、醉倒花前。花飞后,欢呼一笑,又是说明年。

满庭芳(泛梅)南宋·葛立方

庾信何愁,休文何瘦,范叔一见何寒。梅花酷似,索笑画檐看。

便肯嫣然一笑,疏篱上、玉脸冰颜。须勤赏,莫教青子,半著树头酸。

朱阑。聊掩映,昆仑顶上,琪树团栾。命儿曹班坐,草草杯盘。

旋折溪边□朵,蕤泛、蕉叶杯宽。从教□,尊前有客,拍手笑颓山。

满庭芳(簪梅)南宋·葛立方

弄月黄昏,封霜清晓,数枝影堕溪滨。化工先手,幻出一番新。

片片雕酥碾玉,寒苞似、已泄香尘。聊相对,畸人投分,尊酒认荀陈。

吾年,今老矣,佳人薄相,笑插林巾。愧苍颜白发,回授乌云。

玉镜台边试看,相宜是、浅笑轻颦。君知否,寿阳额上,不似鬓边春。

满庭芳(评梅)南宋·葛立方

一阵清香,不知来处,元来梅已舒英。出篱含笑,芳意为人倾。

细看高标孤韵,谁家有、别得花人。应须是,魏徵妩媚,夷甫太鲜明。

北枝,方半吐,水边疏影,绰约娉婷。问横空皎月,匝地寒清。

何似此花清绝,凭君为、子细推评。幽奇处,素娥青女,著意为横陈。

再和杨公济梅花-宋·苏轼

莫向霜晨怨未开,白头朝夕自相摧。

斩新一朵含风露,恰似西厢待月来。

赠岭上梅-宋·苏轼

梅花开尽白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

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

墨梅-宋·朱熹

梦里清江醉墨香,蕊寒枝瘦凛冰霜。

如今白黑浑休问,且作人间时世妆。

题杨补之画-宋·楼钥

梅花屡见笔如神,松竹宁知更逼真。

百卉千花皆面友,德育小故事岁寒只见此三人。

古梅-宋·萧德藻

湘妃危立冻蛟背,海月冷挂珊瑚枝。

丑怪惊人能妩媚,断魂只有晓寒知。

瓶梅-宋·张道洽

寒水一瓶春数枝,清香不减小溪时。

横斜竹底无人见,莫与微云淡月知。

好事近咏梅陈亮字同甫

的皪两三枝,点破暮烟苍碧。好在屋檐斜入,傍玉奴吹笛。

月华如水过林塘,花阴弄苔石。欲向梦中飞蝶,恐幽香难觅。

卜算子咏梅陆游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相争,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卜算子咏梅毛主席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杂言诗梅花落(宋)鲍照

中庭杂树多,偏为梅咨嗟。

问君何独然,念其霜中能作花,

露中能作实,摇荡春风媚春日。

念尔零落逐寒风,徒有霜化无霜质。

霜天晓角梅(宋)范成大字至能号石湖居士

晚晴风歇,一夜春威折。

脉脉花疏天淡,云来去,数枝雪。

胜绝,愁亦绝,此情谁共说!

惟有两行低雁,知人倚,画楼月。

西江月惠洪,字觉范,筠州人。俗姓彭。

入骨风流国色,透尘种性真香。

为谁风鬓涴啼妆。半树水村春暗。

雪压低枝蓠落,月高影动池塘。

高情数笔寄微茫。小寝初开雾帐。

石州慢(宋)张元干字仲宗号芦川居士

寒水依痕,春意渐回,沙际烟阔。

溪梅晴照生香,冷蕊数枝争发。

天崖旧恨,试看几许消魂?长亭门外山重叠。

不尽眼中青,是愁来时节。

情切。画楼深闭,想见东风,暗消肌雪。

孤负枕前云雨,尊前花月。

心期切处,更有多少凄凉,殷勤留于归时说。

到得再相逢,恰经年离别。

清平乐(宋)李清照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

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

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点绛唇赋梅(宋)周必大

踏白江梅,大都玉软酥凝就。

雨肥霜逗。痴呆闺房秀。

莫待冬深,雪压风欺后。

君知否?却嫌伊瘦。又怕伊僝僽。

梅花明高启

琼枝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

春掩残香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北京那家医院癫痫病好

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绝几回开。

梅花明高启

缟袂相逢半是仙,平生水竹有深缘。

将疏尚密微经雨,似暗还明远在烟。

薄暝山家松树下,嫩寒江店李花前。

秦人若解当时种,不引渔郎入洞天。

折红梅吴感,字应之,吴郡人。天圣二年以省试第一。

喜轻澌初泮,微和渐入,芳郊时节。

春消息,夜来陡觉,红梅数枝争发。

玉溪仙馆,不是个、寻常标格。

化工别与,一种风情,似匀点胭脂,染成香雪。

重吟细阅。比繁杏夭桃,品流真别。

只愁共、彩云易散,冷落谢池风月。

凭谁向说。三弄处、龙吟休咽。

大家留取,时倚栏干,闻有花甚折,劝君须折。

梅花王安石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红楼梦人咏梅

邢岫烟(用“红”字韵脚)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喜笑东风。

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

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李纨(用“梅”字韵脚)

白梅懒赋赋红梅,逞艳先迎醉眼开。

冻脸有痕皆是血,酸心无恨亦成灰。

误吞丹药移真骨,偷下瑶台脱旧胎。

江北江南春灿烂,寄言蜂蝶漫疑猜。

薛宝琴梅花诗

疏是枝条艳是花,春妆儿女竞奢华。

闲庭曲槛无馀雪,流水空山有落霞。

幽梦冷随红袖笛,游仙香泛绛河槎。

前身定是瑶台种,无复相疑色相差。

贾宝玉(访拢翠庵向妙玉乞红梅)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

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

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槎丫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山园小梅林逋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与薛肇明弈棋赌梅花诗输一首王安石

华发寻春喜见梅,一株临路雪倍堆。

凤城南陌他年忆,香杳难随驿使来。

梅花绝句(一)陆游

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梅花绝句(之二)

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着花迟。

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

梅花绝句(之三)

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

过时自会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

梅秋瑾

一度相逢一度思,最多情处最情痴。

孤山林下三千树,耐得寒霜是此枝。

忆梅·李商隐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

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

十一月中旬至扶风界见梅花·李商隐

匝路亭亭艳,非时袅袅香。素娥惟与月,青女不饶霜。

赠远虚盈手,伤离适断肠。为谁成早秀?不待作年芳

早梅-南朝·谢燮

迎春故早发,独自不疑寒。畏落众花后,无人别意看。

江梅-唐·杜甫

梅蕊腊前破,梅花年后多。绝知春意好,最奈客愁何?

雪树元同色,江风亦自波。故园不可见,巫岫郁嵯峨。

早梅-唐·齐己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明年如应律,先发映春台。

梅花-唐·崔道融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横笛和愁听,斜技依病看。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梅花-唐·庾信

当年腊月半,已觉梅花阑。不信今春晚,俱来雪里看。

树动悬冰落,枝高出手寒。早知觅不见,真悔著衣单。

雪里觅梅花-唐·萧纲

绝讶梅花晚,争来雪里窥。下枝低可见,高处远难知。

俱羞惜腕沉珂的故事露,相让道腰羸。定须还剪采,学作两三技。

梅花-唐·蒋维翰

白玉堂前一树梅,今朝忽见数花开。

几家门户重重闭,春色如何入得来?

梅花-宋·陈亮

疏技横玉瘦,小萼点珠光。一朵忽先发,百花皆后春。

欲传春信息,不怕雪埋藏。玉笛休三弄,东君正主张。

西山探梅(清)吴翊

虎山桥头太湖曲,花为银海山为玉。

湖船岁判梅花租,花开便抵湖田熟。

我来系船南溪边,晴空无雨山无烟;

只有白云三十里,模糊隔断山中天。

笋舆侧入似无路,矮篱窄径相回旋。

粘衣不嫌花雾重,压帽更爱花枝偏。

前迎后送迷远近,豁眼倏上山之巅。

熨斗岩边路幽仄,长旗岭外连西碛。

十家五家无别种,千树万树同一色。

微分螺黛嶂扑青,遥夺琉璃波涌白。

山林更上莲花台,枝枝玉叶当门开。

一掷凡躯众香国,十年面目惭尘埃。

使君仙尉如可唤,芳魂古魄何悠哉。

梅花不老青山在,姓名清绝留苍崖。

吴侬爱花乏花趣,但贪狂赏铿清句。

寒花谢客似有言,好劝幽人为少驻。

泛湖观梅(清)宋荦

细雨春波远浸天,梅花烂漫满溪湾。

烟中人语村前树,雪里鸡声隔岸山。

画桨每侵疏影瘦,芳樽浑带冷香还。

决胜雪夜寻安道,归路渔灯照醉颜。

探梅绝句(清)赵文哲昆明癫痫的治疗费用会很贵吗p>

东崦连西崦,扁舟十里遥。

冷香吹不断,知近虎山桥。

邓尉看梅(清)洪嘉植

停舟策杖屡攀跻,石路初消雪后泥。

竹径参差逢野寺,人家一半住花溪。

寒生夜磬行来远,天压春山望处迷。

万树香风偏渡水,莫厘云断两峰西。

此游(清)龚自珍

舟到西山岸,寻幽迤逦斜。

居然六七里,无境不烟霞。

遂发石公寺,定过神女家。

云和风静里,已度万梅花。

  1黄婷结婚的时候,穿的是双平底鞋。我们都知道她在盼什么,男一号也确实来了,甚至连抢亲团都准备好了,可最后黄婷还是嫁了别人。那天晚上她喝了酒,因为轻微过敏的缘故,整个人从脸到脚趾头都是红的。她穿着火红的喜服,靠着墙,如红梅映雪。只是,黄婷姑娘是垂着头的。她说:“真的不能呢,你们轻而易举就能拥有的生活,我却要拼尽全力啊……”我和黄婷相交近30年,这天,她终于成就了自己的完美婚姻,是最好的人,却不是那个最爱的人。我陪她在南山顶上看了半宿的夜景,天快亮的时候,她摆摆手,说要回家做早饭了。我看她消失在暮春的晨曦里,身形单薄,步伐却一如既往的坚定,一如她兢兢业业的每一步人生。2有些人生来就是不够幸运的,比如黄婷。她出生的时候,家里已经有两个姐姐,大姐先天聋哑,二姐痴呆,父母看又生了个女儿,差点把她扔掉,最后还是被她跛子姑姑捡回来的。次年,家里终于添了个儿子,却是天生就有心脏病,脆弱得哭几声就会背过气去。黄婷竟成了这个家里唯一健康的孩子。直到很多年后,黄婷当了护士,才意识到自己是何其幸运。她爸妈是表兄妹,近亲结婚,后代患病的风险是正常随机婚配的几十倍。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就没见她穿过新衣服,每到冬天,她的脸皲得出血,再被眼泪鼻涕一糊,小脸永远脏兮兮的。我们在村里的小学读到五年级,学校被拆,就转到了镇上的小学,每天往返二十公里,她就两双布鞋从冬穿到夏。黄婷成绩不好,我两分钟就能算出来的公式,她要算一个小时还不一定对。可她却是我见过最有毅力的姑娘,从小学到初中,她所有的练习册都写得密密麻麻,我们从来都是开学的前一天熬夜赶作业,她却早就做好了。但我从来不抄她的,因为那正确率还没我猜的高。可即便再努力又如何呢?这样的姑娘天生是不适合读书的,何况还生在她那样的家庭。初中毕业,我考上了我们县的重点高中,黄婷的分数堪堪够上当地的职高。她父母觉得那没用,纯粹浪费钱,还不如回来帮着照顾姐姐弟弟。黄婷不干,拗着性子好说歹说上了半学期,春节的时候,她跛子姑姑上山放羊,被黄蜂蜇死了,黄婷的学习生涯也就此画上了句号。那时候,我爸妈为了陪读搬家到县城,学业繁重,加上手机还没普及,我几乎跟黄婷断了联系。就连春节返乡,也是赶着串儿地一家家走亲戚。只零星地听说她嫁了人,一年不到丈夫就死了,她穿着一身半旧的红皮衣回来,成了村里最年轻的寡妇。那一年我高中毕业,刚满十八岁,而黄婷比我还小三个月。升学宴上,黄婷坐在我专门为老同学安排的那一桌,我过去跟他们喝酒,黄婷悄悄拽住我的袖子,说:“琴琴,你还是给我换个座儿吧,这儿……我一个人也不认识。”她稍稍抬眼扫了周围一圈,低下头。也就是那时候,我才意识到,她跟我的人生早已经截然不同。3可我没想到,我会那么快再见到她。那是大一的暑假,我说要在外面找兼职,没有回家,申请住在宿舍里。那晚下着雨,我正抱着电脑追网络小说,却接到黄婷的电话。她说自己在m护士学校,没地方去,问我能不能去接她。我赶到的时候已近十点,她拖着一大袋行李,站在路灯下冲我笑,整个人细细瘦瘦的一根儿,眼睛却特别亮。我带她去吃火锅,问她怎么来重庆了,黄婷抿着嘴笑,说她也来上学了,就在m护士学校,原本想先打两个月工挣学费的,结果学校不让提前入住。我笑她傻,哪会儿有学校提前入住的啊,她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说:“那我今晚,能住你那儿吗?”我豪气干天地说:“住,随便住,不止今晚,住到开学都没问题!”那个夏天,我们两个人独霸了整个宿舍,白天出去做兼职,晚上买了菜,回宿舍用电饭煲熬骨头汤喝。黄婷手艺好,几十块钱的电饭煲,她能做出喷香的焖饭,熬出牛奶般的大骨汤。闷热的晚上,我们抱着电风扇坐在阳台喝绿豆汤,夜朗星稀,圆月高悬,她看着这座依山傍水的不夜城,说:我一定要留下来。因为在这里,她能抛下所有的过往。而她,也真的做到了。三年里,我们相聚不过十次,每次电话过去,她要么在上课,要么在做兼职,给她的qq留言,几乎没在十点以前回复过。偶尔相聚,也多是在夜市,我陪她端着一碗麻辣烫蹲在路边的小摊位前,看她细声细气地和顾客讨价,两三块,对她来说,就是弟弟在赶集时几个热乎乎的肉包子。在我已知的记忆里,她做过家教,摆过夜摊,当过饮料促销员,也差点儿被骗进传销。当我们因为赖床逃课时她在学习,当我们呼朋唤友出去玩乐时她在打工,当我们说着腻歪的情话时,她皱着眉头在为弟弟的学费发愁。每一步,她都在拼尽全力地走着,生怕稍有偏差,就再次坠入深谷。三年过去,那个小脸皲裂,声如蚊呐的姑娘,终于穿上洁白的工作服站在医院的大厅里,巧笑倩兮,明眸盼兮,像所有纤指红唇的城市姑娘一样。工作的第二年,黄婷恋爱了,她拿着手机翻照片给我看的时候,整个人脸上都泛着光泽。她说:“琴琴琴琴,你认出来没么?”我疑惑的摇头,见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捧到我眼前说再猜。那是我们初二外出野餐的照片,傍晚的湖边,云霞如火,将一张张青葱脸映的通红。我终于看到站在最后排的男孩,脸豌豆大的一粒,却惊得我说不出话来。是校草!我去,你竟然泡到校草了!我扑过去掐她脖子,威胁道:“快说,你怎么做到的?平时看你愣声不响,啧啧啧,想不到这本事都通天了哈!赶紧给我从实招来!”黄婷乐呵呵直躲,羞红了一张小脸,说:“是他追的我。”的确是校草追的黄婷。午夜的值班室里,黄婷抱着暖水袋在打毛衣,暖水袋是去年冬天买的,不怎么保暖了,隔一段时间就要去换热水。等黄婷灌完水回来,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值班室大吼“人呢人呢”!她轻声轻气地应了声,见男人转过身,怀里抱着个小孩,浑身是血。“你是怎么值班的!还不快去叫医生!”男人冲她大吼,心急火燎的模样,眼睛里都沁着血。说实话,黄婷有些被吓到了,暖水袋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去找值班医生,没多久,不仅原本下班的几个骨干医师,连院长都来了。后来黄婷才知道,那个男人是院长的儿子,刚从美国进修回来。第二天,黄婷就被护士长骂了一顿,说她值班不认真,擅离职守,幸亏少院长的公子没事,不然她们都得扫地出门。黄婷心里委屈,但更多的竟是失落,原来他连孩子都有了。她在心里嘲笑自己不自量力,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那龌龊的小心思竟然还没灭掉。你如何配得上他?少年时,他是老师眼里的骄子,同学心里的崇拜者,而她是衣食都拮据的贫困女孩,只能远远地站在角落,连看一眼都觉得奢侈。野餐合照,是她唯一和他有过交集的证据,所以哪怕省下一周的饭钱,她也要参加那次活动。长大后,他是留洋归来的院长公子,一句话就能然让她变成无业游民,她竟然还会为他有了孩子伤感失落。黄婷想,自己真是魔障了,一个连生活都过得胆战心惊的人,竟然还敢奢望爱洛阳好的癫痫病医院情。然而,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世界,当你心心念念惦记着某些东西的时候,往往总是得不到,而当你说服自己已经不在意了,它又猛然出现在你面前,甚至吓你一跳。比如,那个下雨的傍晚。那天下班后,黄婷急着去给家里打钱,忘了拿雨伞,刚刚出医院就碰到也下班的校草。黄婷本想悄无声息就走掉,却被校草叫住,说送她。黄婷惊得说不出话来,且不说雨下得不大,校草甚至根本没认出她来,他们,只是在同一家医院共事不到几个月的陌生人。校草问她去哪儿,黄婷这会儿已不知道怎么拒绝了,硬着头皮指了指斜对面的农业银行。校草给她撑着伞过马路,等她从银行出来,又撑着伞送她回家。神奇的是,老天爷也在那段时间特别配合,连着下了一周的雨,校草也就送了黄婷一周。即便是黄婷带伞的时候。黄婷说,那段时间她寝食难安的,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上班都如惊弓之鸟。即便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校草是在追她。可是,他明明都有孩子了呀?等她实在忍不住问的时候,校草扑哧一笑,说那是小区邻居的孩子,出了车祸,那天他刚好经过现场。黄婷心里骤然一松,真好,他没有孩子。校草看着她忽而变换的神情,心中一片柔软,他敛目看她,说那日错怪了她,害她被通报批评,因此特来赔罪。黄婷又心慌,又惊喜,她哦了一声,抬起头,轻轻拍了拍校草的胳膊,说那够了,她不怪他,自己确实不该在上班时干别的。她摆摆手,冲他龇牙一笑,说:不用送啦,每次你一送我,我就不好绕道去买菜,我都吃好几个晚上的泡面啦。黄婷想这下校草该恢复正常了吧,可没想到第二天下班,他仍是等着她。他说:我也不喜欢吃泡面,这样吧,我陪你去买菜,你做了饭分我一份儿。他又说:你看,我又能保护你的安全,又能帮你提东西,而且我吃的不多,还能陪你说话解闷,放心吧,作为等价交换,你绝对不会亏的。黄婷数学一直不好,这会儿就更好不了了,稀里糊涂就答应了,等明白过来时木已成舟,校草揉揉她脑袋说真傻,以后得把你养聪明点儿,不然整天担心给人骗走了。黄婷就望着他笑,细声说哪儿有,却忍不住红了脸。她一直就是这样的姑娘,艰苦生活教会了她勤奋,少了世俗里的投机取巧。她把每一步都走得踏实,就像父母种地一样,只有春天播下去多少种子,秋天才能打多少收成。那是黄婷二十多年里最浪漫的时光,有人宠爱,有人心疼,仿佛这些年被忽略的爱一下子补齐了。可她依旧忐忑,那种从来没有的患得患失,几乎让她崩溃。医院就那么大个圈子,大家都知道她和校草在一起,背地里各种流言,说她小小年纪就学着攀高枝,看起来老实,没想到是个狐狸精;说她也不看看自己的出身,哪点儿配得上校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面对各种流言,她强忍着委屈,依旧每天言笑晏晏勤勤勉勉的工作。可她没有想到,当一个女人为爱而疯狂的时候,竟是那么可怕。那是另一个科室的实习护士,家境优渥,人也漂亮开朗,刚到医院的第一天就对校草一见钟情。那时候,黄婷和校草在一起将近一年,经常看着那姑娘有事没事就去找校草,今天犯个头痛脑热啊,明天有个什么英文报表看不懂啊……她也曾郁闷,只是校草对那姑娘并不搭理,黄婷这才安心。可她怎么也没想到,那段她誓死都不愿提及的过往,就在一夜之间被所有人知道了。她感觉自己像被剥光了仍在太阳底下,任人评头论足,那段不堪的往事如附骨之蛆将她啃噬得体无完肤。周围都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好像一把利刀刺进她身体……黄婷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准备午休,就听人事小妹说外面有人找,表情有些为难。我疑惑地走出去,刚看到她,就被她扑上来抱住,嚎啕大哭。我从没见过她这般模样,一时也慌了神,问她怎么了,她却只是哭,什么也不说。我放心不下,请了半天假,把她拉回我家,一路上她除了哭没说过一句话。我一直问她怎么,后来问得自己都嫌烦了,只得闭嘴,她却拉着我出去喝酒。我们从中午两点喝到半夜两点,换了两个餐馆,三个酒吧,最后打电话被朋友抬回去的。在那之前,我从来不知道黄婷那么能喝,只迷迷糊糊记得,好像她说以前有个酒鬼,不仅自己爱喝,还非得拉她一起喝,不喝就得挨打,我说哪儿有那么变态的人啊,她惨笑一声,这世上之人无奇不有,你没遇到,是多么幸运啊。次日醒来已是中午,头痛欲裂,黄婷已经不在了,桌子上留着一碗紫薯粥,一碟儿腌黄瓜,还有我习惯吃的头痛粉。黄婷留了字条,说要值班先走了,让我别担心。我隐约想起昨晚的话,打电话给老妈,问起当年黄婷嫁人的事,小老太太吓了一跳,问我怎么问起这个,我只说翻到了以前的照片,突然想起来了,就问问。老妈压低声音,千叮铃万嘱咐我不能到处说,得到我的保证后,才告诉我,当初黄婷嫁的那男人,有点儿钱,在山西还有个小煤矿,他三十来岁,按说早就应该结婚了的,可他偏偏就喜欢十来岁的小姑娘,也是男人中的奇葩。黄婷嫁给他不到半年,山西的煤矿就出了事,男人赔得倾家荡产,成天喝酒闹事,还拉着黄婷一起喝,不喝就打人,骂她是扫把星。黄婷那时候甚至还怀过一个孩子,被男人打掉了,她妈去照顾了她一段时间,后来没过多久,男人半夜喝醉了,掉到水井淹死了……我听完,一时拿着电话愣住了,老妈在那边叫了好几声,我才回过神来。小老太太知道我跟黄婷的关系,叮嘱我好好照应她,那孩子这一路不容易。又嘱咐我千万别跟她提这事儿,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当年的事儿,她也只是听说而已,到底真相怎样,谁又真正知道呢?我嗯嗯应下,挂了电话,心里的惊骇却久久不能平复。我给黄婷电话,她没接,随后短信说正在值班,有点儿忙。下午被客户叫出去改方案,又是吃饭喝酒,回家倒头就睡,等次日去她们医院,才听说黄婷去了北京培训,据说是她们医院一个很重要的项目。我看到她们谈起黄婷的表情,鄙夷又羡慕,才终于知道前两日黄婷痛哭的缘故。这么多年,她一直背负着那段鲜血淋漓的过往,谁也不知道她有多痛苦,多害怕,终于,她几乎能抛下所有的过往,重新来过,却在顷刻间被打回原形。我愤愤地离开医院,给她打电话,发短信,邮件……直到几天后才收到她的回复。她说,琴琴,我到北京了,别担心,我很好,等项目结束我就回来,我们一起回家过年。4然而,再见到黄婷已是两年以后。当时我跳了槽,跟着原本是甲方的大老板去北京出差,不想半夜突然胃绞痛,被送到北大人民医院,即便在痛得快死的时候,我还是从一堆护士中立马认出了她。医生说我没啥问题,应该是睡觉时乱动,不小心扯到了某根神经,大医院一向床位紧缺,所以第二天就出院了。晚上,黄婷来看我,提了一壶豆汁儿,我被那味儿熏得只想吐,满屋子找水漱口,黄婷就坐在沙发上呵呵直乐。漱完口,我不解恨,跑去挠她的痒痒,两人像小时候疯闹一阵,最后躺在地板上笑的直喘气。记得小时候,我们最喜欢躺在稻草堆里看星星,坝子里打着十几个稻草垛,一到秋天,几乎每个垛子里都躺着一窝小孩儿。大家一边嚼着炒黄豆一边数星星,那星子碗大一颗,数着数着就睡着了。后来我们都来了城里,几十年过去,再没见过那么大的星子。我看着旁边的黄婷,她比离开时胖了点儿,脸颊粉粉嫩嫩的,看起来精神头儿不错。我问她在北京过的怎样,她就笑,眉眼弯弯地说很好,学到了很多东西,又挣到了钱,估计今年两家医院合作的项目就要完工,就能回去了。我给她讲自己的各种奇葩客户,逗得她哈哈大笑,这一聊便是半夜,最后兜兜转转,还是聊到了感情上。我说:现在还单着吗?黄婷点头:太忙了,哪儿顾得上这么多。我说:那你和校草?黄婷说,来北京之前就分了。我想起在她们医院听到的流请问要怎么治疗癫痫病呢?言,气不过,黄婷却只笑笑,说不怪校草,是她自己要走的,当初校草甚至带她去见父母了,是她离开他的。我不解,问她为什么,她就看着我,说:琴琴,我真羡慕你,你生在富裕的家庭,从小想怎么任性就可以怎么任性。可是,我不行啊,我得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稍有差池,就是万丈深渊。也就是那一天,我才知道事情的全部,那些如电视剧般庸俗的情节,落到现实生活里,竟是那般无奈。因为流言的事,校草和黄婷大吵了一架,他说黄婷不信任他,这么大的事,最后他竟然是从别人口里知道的。黄婷沉默地看着他,不说话,心里满是绝望,试想,那样一段过往,哪个女人不希望它成为永远的秘密?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校草就拉着她回家见父母。黄婷感动得一塌糊涂,可车刚开到胡同里的大门前,黄婷就傻了。那么高的围墙,那朝他们敬礼的武警,那院墙上随处可见的摄像头……黄婷手脚冰凉,握着校草的手不由松开。她一直知道校草家境优渥,也知道他们院长是有些权势的人,可她从来没想到,竟是这般侯门深深的阵仗。她再一次深深地意识到,她和校草,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好在,校草的父母皆算和气,留两人吃了饭,老爷子跟儿子下棋,老太太便带着黄婷去院子逛逛。这屋子外面看着平常,里面却是极宽敞,仿清的建筑,院落一层套着一层,老太太随意跟她说着家常,走到校草的房间,她指着一张背景是华盛顿大学的毕业照,说跟他一起留学的都是家境差不多的孩子。黄婷脑袋里嗡的一声,就听老太太继续说,那时候他也吃了些苦,人在国外,什么事都要自己做,儿子又不愿意请保姆,害得她经常梦见他累着了,饿着了。老太太拉着黄婷,笑容和蔼的说:好在现在回国了,又有你这么照顾他,听说你在我们医院工作,我和他爸商量,以后给你多加一倍工资,总不能亏待了你呀。黄婷只觉得整个人都僵住了,她扯出一个笑,连连说不用,平日都是阿旭照顾我呢。老太太笑笑,不置可否,她说:听老爷子说,医院正在做一个项目,听说要选些人去北京,我常听医院的人夸你,就跟老爷子推荐了你。姑娘别嫌我老婆子多事哈,我也是才知道你们家的情况……黄婷突然觉得自己耳鸣了,老太太的话不急不徐,一声声透进耳朵里,却像砸在心上的一记重拳。她强稳住心神,直到车开到出租屋,直到校草下午去值班,才终于哭出来。没过多久,项目的名单出来了,果然有她。黄婷收拾好东西,把房子的钥匙留在校草办公室,带着一个箱子,就这么去了北京。这一去就是两年,校草多次来找她,却都被她拒绝了,何况他还有个有权有势的父亲。黄婷说,她不是不想见,而是不敢见他,生怕这一面见了,当初所有离开的决心,都将土崩瓦解。从前她就觉得他们不可能,可她那是天真,还抱着勇气想去试一试,可自从见过他父母之后,她连想一想都觉得可笑了。离开前夕,她收到一个信封,里面有一张信用卡和两张名片,一位是北京研究基因的著名教授,一位是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医师。黄婷惨笑一声,她多想能像电视里的女主角一样,把信用卡扔下阳台,把名片冲进马桶啊,可她不是。她只能留着泪,默默地把信封收进箱子,在清晨的火车站里,告别这个生活了25年的城市。那次见面后不久,黄婷就回了重庆,她从校草父亲的医院辞职,进了一家二甲医院,半年后就当上了护士长。那个冬天我们一起回家过年,她拿出这些年的积蓄,翻新又扩建了家里的老房子。家里给她介绍对象,我陪着她一起去,没想到竟是初中同班同学刘大黑。三人聊的热络,留了联系方式,后来大黑得知我们同一天回主城上班,就把我俩一起捎了回去。一年后,大黑跟黄婷求婚,刚买的房子,一声不吭就添上了黄婷的名字。大黑家有三个儿子,大哥二哥都成了家,老人不需要他照顾;他自己也争气,不过高中学历,却在市区自己挣了车子房子,我调侃黄婷好命,她笑笑,说,你知道我为啥答应大黑吗?我说,人家待你好呗,你瞅瞅,这房产证儿,这车钥匙银行卡,看得我都想以身相许了!黄婷不理我,她说,那天去帮一个病人接小孩儿,孩子天生聋哑,坐在病房的小板凳上一动不动,像个小木桩。恰好大黑有事找她,见她正忙,就蹲下来逗那小姑娘。回去的路上,大黑说,你也赶紧给我生个娃吧,不然我一见小孩儿就手痒,你是没看见小丫头爸爸那表情,跟我抢了他女儿似的。半饷,黄婷才说如果孩子跟她姐姐一样呢?大黑愣了愣,猛地明白过来,一把将黄婷抱在怀里。他说,不怕不怕,那样我还正好宠她一辈子,我的宝贝女儿,还怕给别人欺负了呢……黄婷说:“那一天,我就答应嫁给大黑,他高兴得像个孩子,手舞足蹈的,买了几十包瓜子,沿路从巷口发到巷尾,逢人就说我媳妇儿要嫁给我了,祝我们早生贵子,早生贵子’。”5婚后的黄婷越发丰腴,我俩时常一起喝下午茶,讨论着怎么减肥更快。我打趣她,“从前竹竿似的一根,以为你这辈子都吃不胖呢,现在知道我们这种喝水就长肉的苦恼了吧!”黄婷就笑,说:“是啊,没想到女人一到年龄也会发福啊。”她坏笑地瞅着我,“我倒还好,反正都结了婚有人要了,你要是继续丰腴下去,估计只有穿越到唐朝去了……”我恨得直磨牙,心里却由衷的高兴,这丫头越发牙尖嘴利,虽仍是温温婉婉的模样,可我知道,她那骨子里的自卑怯懦,已经在她一步步强大的路上,一点点消失了。黄婷说,校草后来找过她,这一次,她终于敢去见他了。不是想炫耀什么,也不是想报复他父母做的那些,而是为了道歉,为了感激。那天,她穿了一身白裙子,像简约的婚纱模样,脚上是婚礼那天的平底鞋。她说,以前跟校草看《同桌的你》,看到结尾周小栀在婚礼上穿了一双平底鞋,哭得不能自已。校草就拍着她的脑袋威胁说,你要是敢嫁给别人,不管穿多高的跟儿,我也要把你抢走。这些年,他结了又离,即便当了院长,没想到还是幼稚的像小孩子。他如约来抢她,她下意识穿了平底鞋,可最后,她还是没能跟他走。他们开车到璧山,在那座与世隔绝般的酒店住了一晚,抱了,亲了,这么多年的相思苦与不甘心也诉了,天雷勾地火,可最后的一刻,黄婷还是推开了他。她抱着他,穷尽所有的温柔,许了来生,可今生,却再也不能爱了。校草望着她,惨然一笑。这么多年,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生就是一次次永无休止的选择,我们用一些不那么重要的,去换另一些更重要的东西。当年,若他愿放弃一切荣耀地位,去换取与她相守的机会,或许就不会有如今的肝肠寸断;当年,若她肯放弃那所谓的自尊面子,熬到木已成舟的那天,或许就不会有婚礼上的那双平底鞋。可惜,他们都没有,这么多年恩恩怨怨的纠葛,说到底,也不过是不够爱而已。可是,若他们真为彼此舍弃了那些,或许,就不是当初深爱的那个人了吧。他想,如果一切注定无法改变,就让她永远是记忆中的模样吧,穿着洁白的衣服,巧笑倩兮,明眸盼兮,明明如三月春花。而如今的黄婷,也终于做到了,她再不是那个小脸皲裂,因一顿家宴惶惶不安的姑娘。她是市内著名医院的护士长,她有丈夫每天的专车接送,她光明正大地和丈夫一起去做体检,治疗,咨询试管婴儿。那天,偶然读到王安石的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小时候,我们都觉得以什么花取的名很土,村子里冬梅春梅腊梅的姑娘一大串,可只有黄婷,真正让我觉得她的名字那么美。这么多年,她忍着一切严寒风霜,经历了那么多我们不敢想象的苦难,那份坚强,那份节制,终于化作滋润的土壤,让她在这片土地上如约盛开,芳香漫天。感谢那些人,感谢那些事,终于让我们长成最好的自己。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