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惆怅人生,何处唱欢歌?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校园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那一年,我在广州

也许,对于太多人来说,广州是一个的,是一个令人梦寐以求的地方,也是一个充满人间欢乐的天堂。广州,的确是一个充满都市色彩的地方。那一望无际的高楼矗立云天,五花八门的市,络绎不绝的车水马龙……不熄的灯火足以证明这座城市的繁华和活力,人们习惯穿梭于五光十色的,似扮做一个的精灵,在梦与之间用一种迷离的追求掩盖现实的苍茫,试图在醉生梦死的麻痹中获得重生的力量,以便明天有更加多的勇气面对匆忙的时光。

广州给我的第一印像便是那极具标致性的广州塔。一条宽阔的珠江把城市分为南北两半,而广州塔已经点亮了整个城市,成为一道亮丽别致的风景。

黑夜来临的时候,灯火渐次点亮,最高处的广州塔也开始在夜幕的催促下绽放光芒,用它看似最慈的双手轻抚着这座忙碌了一天早已疲惫不堪的城市。

还记得,当列车开进这座陌生的城市那一刻,已经是掌灯时分。我透过车窗打量着这座乍来初到的城市,我见到了远处灯火辉煌的闹市,高楼上闪烁着五光璀璨的灯饰,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我看到一堆堆聚集在路边候车的人们,借着暮色的灯光,依稀可以看到他们的眼神有迟疑,有焦急,有迷惑……

城市的,抬头总是找不到星星。里那幕浪漫的星空只有在里寻找。当你抬头仰望广州的夜空,你会惊讶于那片被灯火染得浑浊发黄的苍穹,刹那间让你感觉空气也变得凝重几分,随之取代你的便是感觉呼吸也跟着困难起来。( 网:www.sanwen.net )

夜深人静,打开小窗,眺望远处,万家灯火闪烁着温柔的火光,半遮的窗帘诉说温馨的。我拿起相机轻轻的一按,企图把这城市仅存的一点柔情浓缩进的记忆里。

轻轻的关上门,把尘嚣隔绝于窗外,这个城市的繁华,与我无关。

夜深了,静静地打开记事本,低头伏笔,种下一天的。远处,人声依旧鼎沸,灯火依旧阑姗,茫然四周,却突然感到无力的。

这个原本已经拥挤不堪的城市,因为有了地铁而变得更加拥挤。禁摩的实行,市区里再再没有看到四处载客的摩的,捉襟见肘的人们只有伸着头皮让嚣张的出租车狠狠宰割。

我是一个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的行人。对于那些整天挣扎在生活边缘的囚徒,我更愿意做一个漠然的行者,让习惯穿梭于这个到处充满诱惑的城市。

每天必须做的事情就是挤地铁,挤半个小时的地铁,后再走两条天桥再踏过环市路的斑马线才能到达上班的地方。事实上,我北京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已经感到有点疲乏,可是,生活还在继续。

在这个高速运行的城市,当你行走在汹涌澎湃的人海里,你必须拥有一颗安静的心,才能不让自己浮躁。有时候,我总是幻想着在人海里让自己闭上双眼捂住耳朵就可以让这个世界静止,还我一个自由来去的空间,没有来由的束缚和拘束。

那是一个夜,因为加班晚了,一个人步行回家。当我再次抬头仰望广州塔的时候,五彩斑斓的色彩迷离了我的双眼,似乎在眼前出现一座座海市蜃楼,那分明是一种美丽的错觉,而我却没有揭穿,我宁愿留住片刻的来感受那份极致的安逸。走了好远,才知道双脚已经有点麻木。于是,我脱了鞋子,却在不觉间让一阵清凉的雨滴掉进了眼眶,突然感到一股热流就要冲出来,还是让雨水湿透了全身,细密的雨丝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迷人,就连身后长长的背影也变得温柔几分。

就在那个雨夜,是我来到这个城市最的一次。而就在那一晚,才发现独自独来独往也是种享受。

菜市场是那么的热闹,但对我来说,却是那么冷冷清清。没有精挑细选的繁锁,没有熙熙攘攘的困扰,而只有这时候,才发觉过得真实。

情人桥和珠江桥,是永远也无法划上等号的地方。站在珠江桥上看着穿梭的船只,手搀扶着的老人家,甜蜜依偎着走过的情侣,可以看出情人节又来了。桥头垂钓的老者,眼睛里闪烁着蛊惑光芒,是灯火,是星光,那一刻他在想什么?钓鱼对他来说,不是目的,是为体验了那种过程,还是钓起了心里的?

寒江陪烟火,月伴星如初。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条奔息了千年的珠江,此般的为了什么?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会住着那么一个人。广州于我而言,我只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因为我从来不曾想过要从这里得到什么,也不曾拥有太多的记忆,甚至,连一个游客都不是。我只是那么渺小地穿梭在这个没有温度的城市里,看自己眼中的风景,和一张张来自天南地北的陌生脸孔。

当一个地方没有你想追寻的东西,那该是你离开的时候。价值的存在,不是为了更好的追求吗?

来年的天,我离开了广州,也离开了那幕夜空中依然昏黄的烟火。

【二】这一年,我在浙江

当列车奔驰在温丽高速的时候,我透过车窗看到一片金黄的油菜花。一眼无垠的菜花连成一片黄色的海洋,仿佛在宣示人们一场盛大的花事正披天盖地的在人间展开。

其实,来浙江之前,西湖是我印象中惟一的记忆。一直都很想到这个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美称的人间天堂走走,看看。

浙江有着和一样高的山,这种高度,从小就印记在我脑海福建福州宝宝癫痫早期症状里,所以当群山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的心就不由想起家乡那些熟悉的山脉。

在温州前往丽水的中转站门前,我看到几个衣衫褴褛,浑身上下邋遢得一团糟的乞丐,肮脏的双手紧捧着一只破破烂烂带着点点锈斑的铁钵,不时地用手轻摇着,向过往的人们可怜的乞讨着,那无助的眼神似乎看不到一点光火,紧低着的脑袋差一点就要弯到裤腰上。

来来往往的都是大腹便便,油头发亮,穿着笔直西装的男人,手里其本上都提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可是,无论是谁走过这些乞丐,都没有人稍作停留,甚至没有人正面的瞄一眼,人们只自顾走路,欢声笑语地走过。

我轻轻地走,掏出口袋里不多的零钱放进其中一个乞丐的乞钵里。就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候,背后传来一句“祝好人您一生平安”。突然间,我的心好像被一种什么东西猛然的撞击了一下,却感到一种久违的温暖。

通往丽水的公路好像是巨人凝固的静脉。因为山多石阻的缘故吧,公路的遂道特别多,络绎不绝的车辆像是静静流动的血液一样,缓缓的流淌于崇山峻岭之中。

每天上班的时候,都要经过一个小区的门口。走过小区门口的时候,有一块醒目的标语,上面赫然写着“人人讲清洁,共建绿色环境”。在小区岔路的空地上却堆着犹如山高的生活垃圾,也许是没有及时清理,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怪味。令人更加费解的是,就在垃圾堆旁边,却毅然地竖起一块标志着“小区是我家,清洁靠大家”。

突然觉得有种悲哀袭上我心头。有时候,我们去讥笑别人做一件微小的好事,嘲笑那些为几毛钱的生计而奔波劳碌的走卒小贩,无视那些失去劳动能力的乞丐……

我们拥有完整的四肢,发达的大脑,健康的体魄,学富五车……,扪心自问,很多时候,我们做对了吗?我们反思过吗?

凌晨两点的时候,在园林路通往世纪大道的路段,几乎每个晚上都会聚集着一群纨绔子弟,开着名牌豪车在寂静无人的公路上飙车。一阵接一阵的引擎声彼起此伏,伴随着似乎已经接近疯癫的油门咆哮声。

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也许,他们追求的刺激和快感是我们永远也无法的吧。

说真的,虽然人们看不惯他们趾高气扬的嚣张气势,但我还是从心里对他们产生那么一丝佩服,因为我永远也不会有那股拿着去冒险的勇气,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在金菊花苑小区的对面的空地上,搭建着几座简易的帐棚,那是几个来自五湖四海专门从事收购破烂为生的人们的家园。每逢夜晚下雨的时候,我都会走到窗前远远的看着那几座在风雨中飘荡的家。我在想,他们的帐棚能承受得住暴风雨的打击吗?说不定他们正在与风雨安康治癫痫有效医院对抗着?也许雨水早已经冲进帐棚来了吧……

第二天,风停雨过,我便心急如焚地跑到帐蓬哪儿,他们正在修补着被昨晚风雨摧残的屋顶。他们快乐的谈笑着,依然是那么坚强的笑容,丝毫没有受昨夜风雨的影响。我问他们为什么不租进楼房里呢?

一个叫做祥叔的人意味深长地望着我说:“还是那句老话,心若是没有靠岸的地方,走到哪里都是流浪。”好令人发酸的一句话。

回来的路上,没有一个人,我的泪水却止不住地流下来……

美丽的古堰画乡,湖面泛着湛蓝的波澜,水中央,几只流连嬉戏的白鹭扑腾在湖面上,微风吹拂着岸上低头自顾羞涩的扬柳。

画乡的两道旁,灯鼓欢奏,花街灯如昼,欢声笑语飘上船头,船家只道是离人愁。游人几重,来了又走了,风景还是原来的风景,陌生的脸孔却是换了一拔又一拔。

莫叹缘份太浅薄,此去红尘梦匆匆。每一个转角都有希望,每一次回首都是惆怅,你,还在奢望什么呢?

在百德街的广场上,每晚都会游荡着许多寻梦的人,他们的脸上似乎没有太多的期待,表情平静得看不出有一丝惊喜,像一口枯井般木讷。尽管这个城市在灯火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繁华,而对于太多人来说,都只是匆匆的过客罢了,没有谁会真正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

在广场的围墙上,不知是谁涂上“”的字样,在灯光的辉映下,发着蓝色的光泽。

远远看去,似乎是蓝色,却又带着点青绿。感觉就像所谓的永远一样,让人捉摸不定,总是带着那么一种模糊的抽象。

时间永远无情,庸碌的一天又进入了尾声。

夜,又开始拉开序幕,灯火又渐次点燃了。城市变得光怪陆离, 灯火如隔世般阑珊,不知道在这万世轮回的人间,又有多少故事在上演,那些沉淀在黑夜的思愁是否还会在黎明到来的时候变得释然呢?

我轻轻地关上窗,伸手熄灭灯束,沉沉地睡了。

【三】 原来,我一直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时光已经变得很淡,很淡,淡薄得似乎换个时间地点就会把漂白成黑白的胶卷。

有时候,总在自己没有写下足够多的。原先以为早有过的经历会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无论面对什么样的结果都会有勇气去接受,可在这夜才发觉,其实还是这么脆弱,甚至不堪一击。

远方不再是远方,流浪也不再是。我固执地,只要不懈的追求,总会得到。很多时候,我以为我已经抵达,已经得到,却当我驻足张望的时候,才发觉一切与梦想已是相去甚远,新的梦想又开始启航了。追不到的梦,那就换个梦吧,另一个遥远的方癫痫的治疗费用高吗?向,就这样又开始了。

穿过幽暗的岁月, 望着他乡的流水朝暮,看着急逝的岁月枯荣,任那些走过的时光,慢慢地消亡,才发现脚下的路,从来没有终点。

也许,我更需要一双手,一双在黑夜里牵引我走向光明的手。

望着遥远的夜空,心底满是感触,多以后,我又在何方?聚散无常,命运多舛的路,一程又一程的跋涉,有谁知道,这宿命的轮回里到底还有多少未知的坎坷?

流年似水,韶华不返,转眼换了模样。夜半闻钟声,惊觉又三更,哽咽的钟声,伴随着寒风飘向远方,。

给家里挂了个电话,听到亲切的话语,让我热泪盈眶。说,儿,如果外面的世界让你累了,你就回家吧。叮嘱我,儿呀,天冷了就回来。

没有过多的问候,只有温暖的。儿行千里,牵疼母心。原来以为这些年的流浪生活,早已经把隔得生淡,而今才发现,无论我走得多远,那个生我的家一直都在静静的守候着我的归期。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长久的颠簸漂泊似乎已经让我几乎迷失在远方,却在这夜,梦见父母蹒跚的身影,还有岁月在他们脸上刻画下的一道道的痕迹……而他们的苍老感从来都没发觉,令我太内疚担心。

“心,若是没有,走到哪里都是流浪”。曾经以为不羁的放荡只因为是气狂,故乡没有拴住我这颗驿动的心,回首看看走过的路,才蓦然发现,心中的思念还是在相同的地方。

最是爱得太迟,总以为会一直都在原地等我,谁知转身就是一辈子。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真的很爱你。你,还在意吗?然,红尘阡陌,聚散无常,怨谁错?

岁月划落的尘埃,覆盖了今生谁的誓言?这一世,划过的流星,苍白了谁的?那一池,盛开的睡莲,映红了谁的?那些牵手走过的古道雨巷,拉长了谁的身影?五月的,好景绵长,雨蝶成双,烟雨迷人,纵是惆怅,也变得委婉。

这一世人生,一半清欢一半惆怅,有失有得,忧多喜少。是世界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改变了世界?有谁不是跌到谷底才懂得领悟?

人生是一条不归路,一度我非常,尽管还是千辛万苦,可我更害怕漂泊。生命如此渺小,可我活得认真。

此刻才发觉,孤独的不只是我,还有梦想,还有那两行浪迹在路上的脚印,还有那散落的千丝万缕的思念……

你觉得这样的我,孤独吗?我有梦想相随,有脚印同路,有思念伴随,还有身后那只永远都不离不弃的背影。

原来,我一直都不孤独,只是,惆怅人生,何处唱欢歌?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