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大埕老市(四)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校园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大埕老市

要说舌尖上的大埕,当先说这间老市场正南头的大店铺。

这间食店单就风水上就占了先。它在老市场中央的四方长亭南面,气势上几乎横贯了整个市场,开间广阔,有收官兜底的格局。店铺里面疏疏阔阔地就可摆上二三十张桌子,南面靠里一溜排开是热气腾腾的开放式的大橱锅灶,高大的台面上摆满了货真价实的大埕肉丸、肉卷、咸面,各式水灵灵的时鲜蔬果。在那个一般人家还不能天天吃肉的年代,由它发出的香味对每一个到过市场的乡里人都充满诱惑,让人觉得人活着,纵有千般不易,但单就一个食字就会令你生出许多的念想。

食店的南面另开有一排长长的窗台。每天早上,当着赶早读的学生和其他来来往往的乡里人,一字排开四五块大砧板,四五个壮身大儿童抽搐症吃什么药好汉各自手执两把大铁棒,对着砧板上的猪肉千锤万炼,哼哈有声,让人想起门神上操一对铁鞭的好汉秦琼来。

肉茸一阵翻飞之后就会被放进一个大铁盆,由店铺里的师傅好一阵揉,就没人理了,原理大概相当于北方的饧面。好一阵,大师傅才出场,大模大样地看了看,顺势拍了拍,整个肉团好似重又长在一起了,就伸手一抓,一个圆滚的肉丸就变戏法一样从他的虎口处生了出来,众人都围过来看,他却一松手让刚刚成形的丸子重又回到盆里去,这才说,好了。于是刚刚执棒的几位好汉就开始了更加紧迫的劳作,一手抓丸成形,一手竖一把瓷勺,一下一下地将丸子舀下,抛出一条条弧线飞入四五口热气冲天的大铁锅里,急急如点。奇怪的是,一个个老粗大男人,干起这活儿比姑娘家钩花还轻巧而快。孩子睡觉抽搐是什么原因?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待到沉下去的生猪肉丸子重又浮了起来,个头就肥白了些,密密匝匝地挤满了整个锅面。这时就会有人用一把大竹篱捞起放在一个个的竹匾里,及时地端到店铺的大前台上。只见这些丸子粒粒都出落得圆滚筋斗,颤颤地呈在人面前,要不是闻着就香倒人,模样儿真让人舍不得吃下肚。

的我就是这样想的。

七十年代的是真正的孩子。我们的上一代大多经历过战争,再上一代更是历尽世事沧桑,于是我们这一代肩负了三代人的孩子气,但终究不敢有今天孩子的骄横气。一大清早,我会帮着大人收拾好早餐碗筷、桌凳,扫地,并做出要带好两个弟弟的样子。这时,我爷爷就会说,孩子们,给你们几分专业癫疯病医院在哪里找钱,可千万不能乱买东西吃。我们自然欢天喜地,因为这样新的一天才告开始。

有了钱的我另有与其他孩童不同的打算。我会将两个弟弟的零花钱集中起来,三个人一起来到市场里的这间店铺,用一毛钱买来一大碗面,然后三兄弟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着碗里的肉丸、肉卷、面条,连同不知为什么到今天怎么也吃不到的美味面汤。你要是二十年前问我,我真能告诉你每一粒肉丸子、每一口汤的些小差别的好味道!

但我却不敢忘记我爷爷专为我做的一式特别的汤的味道。

我的爷爷高高瘦瘦,平时对我们三兄弟特别是对我很严格。我不小心坐在靠背椅上、或学着大人盘二郞腿、或手里拿着筷子的同时还拿着勺子、或与大人的手交叉着夹菜、或边嚼东西边说话,就会得到爷爷的批评。但爷爷在我读书写字时总静静地杭州市专治癫痫的医院一次次地为我擦煤油灯的玻璃罩,又一次次地问眼睛累了吗。而且,如果我一牙痛,他就不单带着我到卫生所上一种叫做冰硼散的药,还坚定地判断我一定是虚痛,并要亲自为我买来一只猪脚,用绿豆煮再放些红糖给我吃。

我的爷爷在我上二年级的时候就走了,我一次敬爷爷的机会都没有。

我读初中的时候,每天来回在家里与镇中学的路上,都会默默地面向着爷爷的安息之地暗暗祈祷。到广州读书,我会在过年的时候,独自来到爷爷的地方,静静地跪下,放好一对桔子,没有,没有特别的祈求,只是看看站站就回来。

因为,我认为,我怎么也不能向我善良的爷爷要些什么。

除了他从不表达的深沉的,他还有些什么呢?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