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李贺《雁门太守行》原文翻译与赏析诗词名句

时间2021-07-09 来源:校园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原文】

  黑云压城城欲摧, 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 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 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 提携玉龙为君死。


【译文】

  敌军似乌云压近,危城似乎要被摧垮;

  阳光照射在鱼鳞一般的铠甲上,金光闪闪。

  号角的声音在这秋色里响彻天空;

  夜色中,塞上泥土中鲜血浓艳得如紫色。

  寒风卷动着红旗,部队悄悄临近易水;

  凝重的霜湿透了鼓皮,鼓声低沉,扬不起来。

  为了报答国君的赏赐和厚爱,

  手操宝剑甘愿为国血战到死。


【赏析一】

  《雁门太守行》是乐府旧题,属《相和歌·瑟调曲》,后代诗人多借此题写征戍之事。“安史之乱”以后,唐王朝的力量大大削弱了,朝廷与藩镇的战争连绵不断。李贺以朝廷与藩镇的战事为背景,通过歌颂将士不惜为国捐躯的精神,寄寓了自己为国立功的壮怀。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这首先是描写了战争形势的紧迫。“黑云压城城欲摧”,一个“压”字,形象地描绘出叛兵来势的凶猛,“欲摧”表现了大敌压境、危城欲摧之状。从修辞手法来说,诗人用黑云翻腾滚滚压来比喻叛兵之势,形象而生动地渲染了敌军压境的汹汹气势和危城欲破的紧急情境。“甲光向日金鳞开。”“甲光”即指战士的盔甲在日光照射下闪耀着金鳞之光。“开”字形象地展示出将士们饱满的情绪,见出战阵井然有序地次第排开。 “开”与“摧”两字相对,反衬出边防将士维护国家统一的无畏精神。这两句的意思是说,黑云压在城上,城像快要压垮一样,照在将士们头上的阳光如同金色的鱼鳞一样闪闪发光。诗人以形象的比喻和夸张的手法,描写鏖战之前敌我双方的军威和声势。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这两句写悲壮激烈的战斗场面。这两句紧承“甲光”句,描绘守城将士杀出城门,舍身奋战。“秋色”点明时令,诗人对这场与强敌拼死的厮杀的描写,只用秋色里角声满天暗示出来。“角声满天”指催战的鼓角齐鸣,声震天地,“塞上”交代作战地点。“燕脂”即“胭脂”。此指边防将士所流血的颜色,暗示守边将士死伤惨重。就是说,这胭脂般殷红的血迹,在浓重的夜幕下凝结成一片紫色。上句的一个“满”字,扩大了激战的场面;下句的一个“凝”字,形象地描绘出边防将土鲜血淋漓,已经凝结了。这两句的意思是说,白天秋色中号角声满天响,日暮时分战场上泥土被染成了一片紫红色。这里暗示出了战斗的激烈,死伤惨重。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写守军出击的情景。“半卷红旗”写将士们死伤惨烈,军队已经偃旗息鼓,表现出败阵后的低沉气氛。“临易水”由此而使人想起了燕太子丹在在易水为荆轲饯行是所说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土一去兮不复还”的话。悲壮的气氛暗示着战争的结局,突出了将土们为国捐躯的决心。“霜重鼓寒”写天寒,说明将士顶风冒寒作战,可见战斗的艰苦卓绝。“声不起”是用鼓声不振,描写将士死伤惨烈的悲剧气氛。上句的“临”字,刻画出边地将土突围的威猛气势和必胜信念。下句的“重”字,诗湘潭儿科癫痫医院人运用了通感的修辞手法,把寒冷描摹得好像有斤两可称,气氛低沉。这两句的意思是说,好色的战旗在易水之边半卷着,严霜中,鼓声低沉。这里,诗人用击鼓进军的鼓声表明将士们已经没有什么斗志了,也只有以死报国,战死疆场。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写将士们捐躯报国的决心。“黄金台”在易水之滨,即燕昭王置千金招贤纳土之台。诗人用战国时燕昭王的典故,建此台招揽天下贤才,这里用以指受到国家重用。“玉龙”即宝剑。这两句的意思是,为了报答君王的知遇之恩,我要手提宝剑去为君王战死。这两句诗人剖心明志,是全诗的主旨。诗人作为唐宗室后裔,尽管平生倍受压抑,壮志未酬,但对于藩镇势力是切齿痛恨的,因而,他希望朝廷能像燕昭王那样选贤任能,平定四海。

  在艺术上,主要表现出以下的艺术手法。

  首先,新奇的构思,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构思新奇”在这首诗歌中,就是注重了战争的过程,也最注重了描写战争氛围,强烈地渲染了严酷的战争气氛,从而使作品的主题更为鲜明、突出。如,“黑云压城”、“金鳞开”,写出了形势危急的紧张气氛,表现出了危城欲破的紧急情境和将士们的英勇顽强的决心。“角声满天”、“凝夜紫”,写出了战斗的激烈气氛。“临易水”、“声不起”,写出了悲壮的气氛。这样,不但使作品的主题更为鲜明、突出,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其次,丰富的想象,提高诗歌的审美境界。大家都知道,丰富的想象是诗歌立意和构思的基础,是诗歌立意和构思通向新颖、奇巧的桥梁,是诗人描绘形象、创造意境的必要条件。在这首诗歌中,诗人很注重了想象,使诗歌的主题得以表现,意境得以创造。如,诗人由藩镇叛乱猖獗凶猛的气势,想到那滚滚黑云弥漫天空,笼罩整个边城的危机状况。这样,既突出了诗的主题,又开拓了诗的境界,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再次,�丽的色彩,使诗歌产生了独特的魅力。诗人善于着色,以色感人。色彩源于自然,本身不会具备感情因素的,而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评判》中说:“色彩乃是一般美感的最普遍的形式。”也就是说,人,人们在感受色彩时会产生某种联想,赋予色彩以特定的内涵,产生美感。在《雁门太守行》中,诗人巧妙地把金色、胭脂色、紫色、红色,以及黑色、白色等交织在一起,构成了色彩斑斓的画面。如运用“黑”、“金鳞”等词,使描绘的对象、景物色调更加�丽鲜明,在对比中更好地表现了危城欲破的紧急情境和将士们的英勇顽强的决心。用“胭脂”来描绘边防将土的血迹,给人以惨痛之感。所以,诗人以奇丽炫目的色彩对比,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气势生动,形象丰满的战争图景。


【赏析二】

  “雁门太守行”系乐府旧题。李贺生活的时代藩镇叛乱此伏彼起,发生过重大的战争。如史载,元和四年(809),王承宗的叛军攻打易州和定州,爱国将领李光颜曾率兵驰救。元和九年,他身先士卒,突出、冲击吴元济叛军的包围,杀得敌人人仰马翻,狼狈逃窜。

  从有关《雁门太守行》这首诗的一些传说和材料记载推测,可能是写平定藩镇叛乱的战争。

  诗共八句,前四句写日落前的情景。首句既是写景,也是写事,成功地渲染了敌军兵临城下的紧张气氛和危急形势。“黑云压城城欲摧”,一个“压”成都治癫痫病好的医院字,把敌军人马众多,来势凶猛,以及交战双方力量悬殊、守军将士处境艰难等等,淋漓尽致地揭示出来。次句写城内的守军,以与城外的敌军相对比,忽然,风云变幻,一缕日光从云缝里透射下来,映照在守城将士的甲衣上,只见金光闪闪,耀人眼目。此刻他们正披坚执锐,严阵以待。这里借日光来显示守军的阵营和士气,情景相生,奇妙无比。据说王安石曾批评这句说:“方黑云压城,岂有向日之甲光?”杨慎声称自己确乎见到此类景象,指责王安石说:“宋老头巾不知诗。”(《升庵诗话》)其实艺术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不能等同起来,敌军围城,未必有黑云出现;守军列阵,也未必就有日光前来映照助威,诗中的黑云和日光,是诗人用来造境造意的手段。三、四句分别从听觉和视觉两方面铺写阴寒惨切的战地气氛。时值深秋,万木摇落,在一片死寂之中,那角声呜呜咽咽地鸣响起来。显然,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正在进行。“角声满地”,勾画出战争的规模。敌军依仗人多势众,鼓噪而前,步步紧逼。守军并不因势孤力弱而怯阵,在号角声的鼓舞下,他们士气高昂,奋力反击。战斗从白昼持续到黄昏。诗人没有直接描写车毂交错、短兵相接的激烈场面,只对双方收兵后战场上的景象作了粗略的然而极富表现力的点染:鏖战从白天进行到夜晚,晚霞映照着战场,那大块大块的胭脂般鲜红的血迹,透过夜雾凝结在大地上呈现出一片紫色。这种黯然凝重的氛围,衬托出战地的悲壮场面,暗示攻守双方都有大量伤亡,守城将士依然处于不利的地位,为下面写友军的援救作了必要的铺垫。

  后四句写驰援部队的活动。“半卷红旗临易水”,“半卷”二字含义极为丰富。黑夜行军,偃旗息鼓,为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临易水”既表明交战的地点,又暗示将士们具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那样一种壮怀激烈的豪情。接着描写苦战的场面:驰援部队一迫近敌军的营垒,便击鼓助威,投入战斗。无奈夜寒霜重,连战鼓也擂不响。面对重重困难,将士们毫不气馁。“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黄金台是战国时燕昭王在易水东南修筑的,传说他曾把大量黄金放在台上,表示不惜以重金招揽天下士。诗人引用这个故事,写出将士们报效朝廷的决心。

  一般说来,写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不宜使用表现�艳色彩的词语,而李贺这首诗几乎句句都有鲜明的色彩,其中如金色、胭脂色和紫红色,非但鲜明,而且�艳,它们和黑色、秋色、玉白色等等交织在一起,构成色彩斑斓的画面。诗人就象一个高明的画家,特别善于着色,以色示物,以色感人,不只勾勒轮廓而已。他写诗,绝少运用白描手法,总是借助想象给事物涂上各种各样新奇浓重的色彩,有效地显示了它们的多层次性。有时为了使画面变得更加鲜明,他还把一些性质不同甚至互相矛盾的事物揉合在一起,让它们并行错出,形成强烈的对比。例如用压城的黑云暗喻敌军气焰嚣张,借向日之甲光显示守城将士雄姿英发,两相比照,色彩鲜明,爱憎分明。李贺的诗篇不只奇诡,亦且妥帖。奇诡而又妥帖,是他诗歌创作的基本特色。这首诗,用�艳斑驳的色彩描绘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可算是奇诡的了;而这种色彩斑斓的奇异画面却准确地表现了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边塞风光和瞬息变幻的战争风云,又显得很妥帖。惟其奇诡,愈觉新颖;惟其妥贴,则倍感真切;奇诡而又妥帖,从而构成浑融蕴藉富有情思的意境。这是李贺创作诗歌的绝招,他的可贵之处,也是他的难学之处。


【赏析三】

  李贺的不半侧性癫痫持续状态的症状表现少诗向称难解,这一首解者纷纭,却莫衷一是。对于诗意的理解也异常分歧。

  这首短诗,后面写兵临易水、提剑誓死?其主题确与战斗有关。但前四句 着重写景,除“甲花”、“角声”表明此处有兵士而外,围城、突围等等全无 明确描写。因此,解说之分歧,多出于对“言外之意”的不同体会。“言”外 之“意”虽在“言”外,仍然来自“言”。一首诗积字成句,积句成篇,成为 有内在联系的整体。这篇诗前四句颇难碓解,后四句却比较显豁。说清后四句, 再反观前四句,通篇的意义便不难领会。

  先看后四句。“半卷红旗临易水”,暗示“临易水”之前有一段进军过程。“半卷红旗” 是为减少阻力,是进军的特征,如“红旗半卷出辕门” 之类。“临”字也表现行军的动势。那么,“临易水”之后是否遇上敌军?如果遇到的话,力量对比如何?形势对谁有利?这一切,后三句都未作正面描述,而言外之意却比较明晰:一、“临易水”表明前进受阻,又令人联想起《易水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二、击鼓为了进军,而“霜重鼓寒声不起”通过自然条件的不利暗示出战争形势的严峻。三、末尾两句,写主将提剑上阵,誓作殊死战斗以报君恩,则大敌当前,已不言可知。

  首句于“云”上着“黑”字,已感气氛沉重。而这“黑云”又“压城”以至压得“城欲摧”,明显有象征意义。“云”上特加“黑”字,自然不会用以象征我军而是象征敌军。敌军压境围城如此凶猛,则我军只有杀出重围,才有生路。“甲光向日金鳞开”,在色彩和形相上与上句形成强烈对比,明含欣喜、赞美之情,当然是指我军。始而黑云压城,适度围逼,既而黑云崩溃、红日当空,我军将士的金甲在日光下犹如片片金鳞,耀人眼目。就是说己经杀出孤城,击败敌兵。

  一、二两句写围城与突围,构成一个意义单位。以下八句写乘胜追杀,直至兵临易水,是又一个意义单位。“角”,古代军用乐器。《北史·齐安德王延宗传》有“吹角收兵”的记载。联系上下文看,“角声满天秋色里”一句,正是以虚写实。在读者想象中展现敌退我追的壮阔场景。“塞上胭脂凝夜紫”中的“夜”字照应第一句中的“日”字,表明从突围至此,已过了较长一段时间,双方互有杀伤。“塞上胭脂”,旧注引《古今注》“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故曰紫塞”解释,大致不错。紧承“角声”、“秋色”描绘塞土赤紫,已令人想见战血;于“紫”前加一“凝”字,更强化了这种联想。

  由“日”到“夜”,以至夜深“霜重”,追兵已临易水,敌军自然先到易水。追兵尾随,敌军倘要渡水,便可能全军覆役,因而只能背水一战。“陷之死地而后生”,想到韩信的背水阵,就知道追兵面临的形势何等严峻!鼓声不起,主将誓死,正是这种严峻形势的反映。至于快战的结果如何,却让读者去想象。诗人运用特殊的艺术手法表现独特的艺术想象,或用象征,或用暗示,或用烘托,或以虚见实、以声显形、以部分代全体,给读者留下了过于广阔的想象空间,所以读者的理解因人而异。


【赏析四】

  李贺的诗歌往往往具有奇谲求新、独树一帜的特点,在该诗中就有鲜明的表现。就其求新创奇这一点说,他走的是韩愈一路,不过具体艺术表现上与韩愈不同。韩愈以文为诗,驱驾气势,铺排篇章,喜用僻字险韵;李贺则别辟蹊径,贯串在他治疗癫痫北京哪个医院好的艺术创造中的是想象力的惊人的丰富奇特,简直近于奇诡,脱尽常规,出人逆料,新奇引入。这一显著特点广泛表现上选材谋篇、描写造境、遣词用字各个方面。

  想象丰富。由藩镇叛乱猖獗凶猛的气势,想到滚滚黑云弥漫,笼罩整个边城,进而再想到孤城危急,惨杀将临,可谓涉想新奇。诗末,诗人想象的羽翼一跃而飞腾到“黄金台”上,充分表现出他报国的强烈感情。这种丰富的想象,既突出了诗的主题,又开拓了诗的境界,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构思新奇。这这首诗是写战事的,但却没有只字直接描写车毂交错、短兵相接的激烈场面,而是着重渲染气氛、通过战斗,气氛的层层渲染,步步蓄势,使作品的主题鲜明而又突出。“黑云压城”、“金鳞开”,写出了形势危急的紧张气氛;“角声满天”、“凝夜紫”,写出了战斗的激烈气氛;“临易水”、“声不起”,写出了悲壮的气氛,这就为作者抒发壮志创造了一个典型的氛围,大大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色彩�丽。诗人善于着色,以色感人。一般来说,写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不易用艳丽的色彩来描绘,但这首诗几乎句句有鲜明的色彩。作者巧妙地把金色、胭脂色、紫色、红色,以及黑色、白色等交织在一起,构成了色彩斑斓的画面。如运用“黑”、“金鳞”等词,使描绘的对象,景物色调更加�丽鲜明。我们初看“黑云”句,感到不知诗人要说什么,待看罢“甲光”句,细细品味,才觉豁然开朗。诗人以奇丽炫目的色彩对比,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气势生动,神采丰满的边防将士守城图。又如,用 “胭脂”来描绘边防将土的血迹,给人以惨痛之感,等等。这些�丽的色彩描绘,饱含着诗人对守边将士的炽热感情,对叛兵的切齿痛恨。既奇诡又新颖,表现了作者丰富奇特的想象力,这样写,不仅突出了作者鲜明的爱憎感性,更重要的是加重了作品惨烈悲壮的战斗气氛,使作品具有了浑融浓郁的意境。

  动静相生,以静衬动。诗人从“动”和“静”的不同角度对战斗气氛进行烘托渲染,增强了激战的真实感。军临易水,速行悄然,动中有静,鼓音沉哑,槌击无声,静中有动。这些都给人以杀斗惨烈的实感。


【赏析五】

  此诗咏唱的是一个古老的生命主题──报效君王,为国赴难,士为知己者死。《中晚唐诗叩弹集》引杜诏曰:“此诗言城危势亟,擐甲不休,至于哀角横秋,夕阳塞紫,满目悲凉,犹卷旆前征,有进无退。虽士气已竭,鼓声不扬,而一剑尚存,死不负国。皆极写忠诚慷慨。”唐王朝自安史之乱后,边境战争时有发生,诗中所写的战争或非实指某地某次。“甲光向日”句又有“向月”一说,则这场战事发生的时间即有白天、夜间两说。不管怎样,肯定是极惨烈、极悲壮的。这有点像屈原的《国觞》,写的不是胜利而是失败,在惨烈的失败中讴歌将士们浴血奋战,视死如归的英雄主义精神。同时,也表达了诗人自己渴望为君为国建功立业的愿望。

  陆游说:“贺词如百家锦纳,五色眩耀,光彩夺目。”这首诗就是用黑、黄(金)、红、白、紫等浓艳色调描写紧张悲壮的战斗场面,色彩反差较大,对比很鲜明强烈,与诗中激荡着的悲壮情调相得益彰。

  李贺写诗喜欢用奇怪的色彩,用浓色、重色、艳色、杂色。比如他写绿色则有:寒绿、颓绿、丝绿、凝绿、静绿;写红色则有:笑红、冷红、愁红、老红;写鬼灯曰“漆”,鬼火曰“碧”,烛光曰“冷翠”等等。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