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上演商海版《色戒》,哪料 “汤唯”反水人财两空百姓

时间2021-07-09 来源:校园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万唯财在三峡做的是转手买卖生意,一手去厂家买回工程车辆,再一手卖出去,从中赚取进销差价。
  生产工程车辆的企业十堰市就有好几家。三峡所在地宜昌市距离那儿只有三个小时的路程,客户买车直接去厂家很方便,为什么要转一手,给他赚去一道差价呢?
  主要是万唯财的情人梅欢欢精于算计。梅欢欢是他3年前亲自录取的大学生,美丽、大方又聪明。只用半年的时间,万唯财通过送轿车、房子,早已将她发展为情人,还承诺过几年将她转正。所以,梅欢欢死心塌地跟着他。  
  梅欢欢教万唯财同时做几家工程车辆厂的代理销售商,挑动工厂之间相互压价,自己从中渔翁得利。因此工厂给他的回扣率很高,从他手中进货能比去厂家还要便宜。
  然而现在,情况突然发生变化。
  银行新出台一项政策,个人购买工程车辆也能申请贷款,手续同购房贷款一样简单。区别在于,购房贷款需要中间商担保,然后过渡到产权证抵押;工程车辆贷款则要求保险公司担保,再以工程车辆作为保险公司的反担保抵押品。三峡地区还在大规模建设,需要不少工程车辆。于是不少人去贷款买辆挖掘车、装载车什么的,然后合伙承接一段两段土建工程。
  特别是新政策出台后,经销工程车辆的代理商也越来越多,他们纷纷改变经销方式,主动跟银行、保险公司合作;同时向客户广而告之,购买他们的车辆可以获得贷款,不必现款提货。如此一来,客户纷纷追逐贷款买车的方式,万唯财继续死守传统的现款买车的方式就不合时宜了。他的生意迅速萎缩,逼得他着急上火、寝食不安。
  怎么呢?万唯财立即同梅欢欢商量。梅欢欢的一些商场谋略很有成效,万唯财大多计听从。梅欢欢仔细研究了这种贷款买车方式后,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以个人名义贷款,反而比公司贷款容易。用公司名义贷款,银行要查你个底朝天,要看你的财务报表,要实地调查。而个人贷款,银行只看担保人,把风险转嫁给保险公司,只要保险公司敢于担保,银行不管张三李四都敢放款。保险公司怎么肯担保呢?是给沉重的保费任务压迫出来的。这保费可高啦,收百分之三算是便宜的。并且,工程车辆毕竟不同于住房,住房可以长期保值,工程车辆的使用寿命只有两三年。首付十几二十万就能买台七八十万的工程车辆,以后分期还款。
  万唯财得到了启发,考虑着,如果不还款怎么着?等打官司下来,再慢吞吞地执行,两三年一过,工程车辆的使用寿命也结束了,剩下堆废铁爱拿就拿走。况且,有人买到车后立即低价转让或者租赁出去,就是找到这车了也有不少纠纷,也是需要打官司才能解决。只要打官司,就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解决。
  他发现更大的漏洞还在于,住房不能移动,工程车辆可以满世界跑。这些借款人都是自然人,拿到车之后逃之夭夭,到时候银行收白银儿童癫痫治疗那个医院好不回贷款,必定要保险公司代偿。保险公司追不到车辆,肯定不会轻易代偿,说不定就要闹翻脸。他们都闹翻脸了,就没有第二次、第三次合作。如此看来这种生意不会长久,也就是做一笔算一笔!
  趁银行、保险公司的这项制度还不完善,趁他们还在摸着石头过河,正是狠狠捞一把的大好时机。继而,万唯财又想到了一个更加简便的途径,那就是索性做笔虚假销售,凭虚假的工程车辆买卖合同骗取银行贷款。同根本没有买房,而是开发商找了几个人,凭虚假的购房合同联手骗取贷款一样。
  万唯财好像发现了新大陆,高兴得不得了,兴奋得抱住梅欢欢猛吻。

 

 大唱空城计,再加美人计

 

  可是,梅欢欢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害怕违法。看上去她对什么都无所谓,实际上她小心翼翼。她对已经得到的一切十分珍惜,她很怕失去,也就很怕冒险。
  万唯财说:“银行、保险公司都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一切制度的设计,都是以违法必究为前提的。可是发生违法不究或者慢吞吞追究等现象,看上去完美无缺的制度设计就千疮百孔了!”梅欢欢奉劝他,打擦边球可以,违法的事可做不得。
  万唯财说:“机会难得,这次可不能听你的了。”他在宜昌市雇用了一群既负责销售的业务员,十分可靠。于是,他给其中的七个人购买了假身份证,假冒成路桥公司的人,然后带他们来十堰市申请贷款。
  保险公司要求办理车辆抵押,并且要查验抵押的实物。万唯财给负责这方面的的业务经理钱涛送去5万元钱,没想到他根本不要。万唯财没辙了,又加了10万元让梅欢欢去公关。
  梅欢欢为了早日成为名正言顺的夫人,就约钱涛出来喝茶。在灯光迷离的包间里,梅欢欢一袭旗袍,修长而白皙的大腿完全裸露着,高耸的双乳欲将衣服撑破。看得钱涛的脖子梗直梗直的,但也只稍稍一瞬间的失态,就立即恢复了正常。扫描进眼中的梅欢欢菀尔一笑,风情万种地坐在钱涛的身旁,钱涛却警惕地挪开了。梅欢欢识相而又不失大方地说:“生怕我吃了你?!”
  钱涛起身走到对面,问:“小姐,你还有什么事?我可忙得很的。”梅欢欢一甩长长的发波,一阵芬芳的清香袭击得钱涛不得不坐了下来。通过聊天,梅欢欢知道,钱涛是毕业不久的财经硕士,原则得很。东扯西拉了一番后,梅欢欢将15万元递给钱涛,说是茶钱。但钱涛对她很防备,说:“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梅欢欢见还未到火候,没有贸然开口。钱涛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
  见没公关下来,万唯财责备起来:“我们不做成这单生意,不久就被别的公司吃掉!到时候,我、你都讨饭去,看你怎么办!”
  梅欢欢没有做声,万唯财大发雷霆:“你无论如抽搐什么症状何都得给我拿下他,就是给他睡了,也是值得的!1000多万元呀!”他的眼睛充满了血丝。
  梅欢欢对万唯财恶心起来:“你这不是将我当作为妓女来了?”万唯财对她狠狠地踢了一脚,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个臭女人,你不给老子搞定他,你就马上滚蛋!“
  从来没有见到万唯财这么疯狂过。天快黑了,梅欢欢焦急万分:“万唯财要自己不惜一切代价去搞定钱涛,钱涛又很谨慎,请个卖淫的小姐去更加没用。离开万唯财,又到哪儿去找这样大方的富翁?”梅欢欢急得哭了起来,想到钱涛对自己还是有好感的,就打电话试一试。
  钱涛听到梅欢欢沙哑的声音,问怎么了?梅欢欢总是哭,钱涛也想弄清楚为什么。
  还是在茶楼中,钱涛看到梅欢欢十分悲伤的样子,又问怎么了?梅欢欢还是不回答。她叫了不少啤酒来,只管自己喝。钱涛劝她别喝了,她哭说:“我能不喝,我能不活么?”钱涛撤下了酒,梅欢欢站起说:“不喝酒了,就让我唱几句吧,我的心难受极了!”
  钱涛未置可否。梅欢欢就唱了一首悲伤的古代歌曲:“闲愁难遣,冷月照无眠。全家冷脸,有甚意绵绵!奴好似尼姑身,枯守青灯佛前。默念苦海,何处是边……”
  香香的口,竟然吐出这么文雅的词,没有一点风尘味。钱涛问梅欢欢读的什么书,她直说在大学里读的是中文系,后来又自学了商业管理。“才女呀!”钱涛好像找到了他大学里的恋人,但她已经跟着一个大款老头做二奶去了。说到伤心处,钱涛的眼泪也哗哗地流下来,重新将酒拿起来喝,喝得也是猛拍桌子:“真他妈的什么社会,年轻的女人都被老头子霸占去了。年轻的男人们难道只有等到积累到了足够的钱了,才能享受到爱情吗?可是,那个时候,年轻的我也变老了。难道又要像现在的老鬼们一样,霸占下一代的年轻女孩子吗?畸形的发展呀,何日是尽头?”
  一席话,说得梅欢欢的心活泛起来:“是呀,我难道只能守着老头子,靠他的施舍过日子?但不跟他,又哪来这锦衣玉食般的日子?”想复杂了,想到自己的心疼处了,梅欢欢的悲伤更加浓郁,完全哭泣起来......
  钱涛受不了了,被梅欢欢的哀怨感染得泪水涟涟,说:“你有什么事,你说吧,只要我帮得上忙!”说完,同病相怜般地挽起梅欢欢,向房子走去......
  
将计就计,赔了夫人又折兵

 

  等二天,梅欢欢一身疲惫的回来,万唯财虽然心中醋意大发,但转念一想:“女人,有钱了还不有的是?再说她小自己三十来岁,也受不了她的热情。”
  听梅欢欢说动产抵押登记也不用搞了,只要一纸抵押承诺,承诺其所购买的工程车辆可以随时抵押给保险公司。万唯财喜出望外,抱住梅欢欢亲吻,大叫道:“亲爱的,亲爱的......合肥什么医院治癫痫病”梅欢欢厌恶地将他推到一边,说:“我累了,别打搅我。”
  万唯财无所谓。他继续想自己的发财梦来:“这种没有办理登记的抵押承诺虽然也有一定约束力,但这几个假冒路桥公司的人连名字都是假的,就是写下承诺有什么用啊,你哪里找他们去?”
  他一生从没做过如此顺利而又丰厚的买卖,而且风险还不大。就算出事了,保险公司通过公安把那几个“路桥人”抓住,也不过是归还贷款,就当这笔买卖白做了,自己也不亏什么。何况他们敢报公安吗?保险公司收到三十多万元保费,一旦报案就要退出来,他们舍得退出吗?银行也拿了回扣,这种回扣可是拿不得的。如果报案,公安顺藤摸瓜一查到底,说不定拔出萝卜带出泥,保险公司和银行会更害怕。不过才一千多万,保险公司把它理赔了,或者银行把它核销了,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为了一千多万就闹得天翻地覆,对于他们个人来说,太不值得了!
    万唯财心情很好,他满怀丰收喜悦。
  梅欢欢躺在床上,委屈的泪水哗哗地流:“有什么委屈的?自己与万唯财的勾搭龌龊不堪,本是一个出卖色相的么?”但万唯财非常信任她,不仅给她很高薪酬,还纵容她在公司颐指气使。她当初信奉学得好不如嫁得好的潮流,选择了万唯财,很珍惜当前。但人活着为了什么?不但供老色鬼折磨,还要做他的交际花、成他的赚钱工具?人也不小了,看万唯财这个对待自己的样子,以后怎么办呀?自己的真爱和幸福到哪去寻找?“
  梅欢欢整整思考了一天,她想到了钱涛。他虽然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但通过昨天晚上他俩的交流,他俩才真正有共同的语言。她同时还发现,钱涛跟她一样爱怨天尤人,爱跟人诉苦;朝气蓬勃,有理想。他说也不满足面前的现状,是家中没钱了,才出来就业,他其实很想出国深造的。她感到跟钱涛很有缘分,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可以实现她大学时的梦想。
  于是,梅欢欢的心中有了打算。
  晚上,万唯财又假装心肝宝贝的来问她,什么时候去办理手续?梅欢欢说明天下午吧。万唯财夸奖她真的不简单,真正是他的好夫人。梅欢欢推开他说:“得了吧,还不是将我当作赚钱的工具?”万唯财赌咒发誓是真心爱她的,梅欢欢没有时间听他的废话,说:“我是前生欠你的!不把那小子锁紧点,到什么变卦怎么办?我今晚还去巩固一下。”万唯财唯唯诺诺,虽有点不十分情愿,也没办法。
  梅欢欢和钱涛在宾馆里谈了一个晚上!
  天一亮,梅欢欢就出发返回宜昌,将公司中的一半存款存在自己新开的一个存折后,连忙赶到十堰市。下午,她又让万唯财在豪华的餐馆里盛情宴请钱涛。
  万唯财带领那几个“路桥人”众星捧月般的奉陪着钱涛,万唯财上前给钱涛敬上一杯酒,几个“路桥人”起哄助兴,一会儿就把3瓶路易十八喝光了。哈尔滨那个医院能看癫痫病万唯财大声招呼:“再开,再开酒。”又要来几瓶路易十八。他们喝着,快乐着,各自在为自己即将到来的胜利而干杯!
  梅欢欢看在眼里,笑在脸上,一脸的浮光潋滟。
  万唯财更是高兴,笑得前仰后合,他瞥一眼旁边的钱涛,假装不经意地瞟了一下他手下的合同、保单,确实已经印章齐全。 
  如此地顺利反而让他感到难以置信,他在脑子里飞快地梳理:“还缺什么手续?还缺什么手续?梅欢欢会说假话不?她一个黄毛丫头,不敢玩什么花招。再说,自己给了她一个老板娘的诱惑,她是诚心实意的。”反复梳理几遍,确实天衣无缝了!
  实在是太令人兴奋了,万唯财兴奋得红光满面,兴奋得并拢巴掌使劲搓脸。那皱纹密布的老皮老脸,像正在干瘪的气球突然被灌进滚烫的热气,迅速鼓胀,还有水珠儿,于是汗津津地油光发亮。
  看时候不早了,梅欢欢提议散席。钱涛却绕过餐桌,贴近万唯财耳朵低声说:“还是实地查看一下,上级保险公司有这个要求!”
   万唯财惊吓出一身冷汗,本来以为大功告成了,怎么还要实地考察?
  ”哎呀,我看……“
  “必须实地查看!缺了这道程序,不就变成我工作的不到位?”钱涛语气十分强硬,在他看来必须落实。
    万唯财暗暗想,非要阻止倒可能欲盖弥彰,反而暴露他做贼心虚。他起身招呼梅欢欢出门叽咕几句,回来若无其事地说:“好的,好的。就请梅小姐陪你先上路,我还有其它事。”这只是个借口,实际上他是要抢在前头赶回宜昌市,跟这几个假冒的路桥人商量一出真正的《空城计》。
  他刚才就是吩咐梅欢欢,要她千方百计拖延路上时间,最好天黑才到宜昌,到时候黑灯瞎火好蒙蔽,说不定就能敷衍了事。
  梅欢欢让万唯财把他的宝马车给钱涛开,这样说明了尊重,好麻痹住钱涛。万唯财说好主意,就请梅欢欢陪着钱涛上车,让钱涛自己驾驶。
  万唯财他们提前做假去了,再三叮嘱梅欢欢,要迟些去宜昌。梅欢欢与钱涛对视一笑后,点头答应了。
  钱涛开着这么豪华的轿车,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享受。梅欢欢坐在副驾驶上,笑得孩子般天真烂漫。他们开着宝马车一溜烟消失了,走的方向却是同万唯财相反的方向。
  第三天,万唯财还没有等到梅欢欢回来,打她手机,她回短信说:“你以后做生意还是以诚信为本为好,将心思用在正常经营上也会赚大钱的。我拿走了公司的一半钱,那是我应该得的。我已经将其中的大半捐献给了汶川大地震的孩子们;剩下的作为我和钱涛出国留学的费用,等学好了本领再回国创业。车子,在飞机场门口,你自己去开吧。这手机卡马上丢掉了,连同我糊涂的过去。拜拜。”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