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剪红情,裁绿意。”吴文英《祝英台近.除夜立春》原文翻译与赏析宋词精选

时间2021-07-09 来源:校园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原文】

  剪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年莺语。

  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归梦湖边,还迷镜中路。可怜千点吴霜,寒消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


【译文】

  剪一朵红花脉脉含情,裁一片绿叶流溢厚意,彩幡在钗头摇曳。残阳迟迟不落东风徐吹,不愿让旧岁匆匆回归。西窗下伊人频频添烛,一夜不眠直到拂晓,欢笑中传来元旦黄莺的鸣啼。

  回想去年除夕的宴饮,伊人纤纤玉手曾剖开黄柑,温馨的芳香至今萦绕在心里。梦中我又回到了湖边,但烟水迷离去路难寻觅。可怜我如今满头秋霜,在这冬寒未消的时节,哪堪面对落梅如雨飘飞。


【赏析一】

  《祝英台近·除夜立春》是南宋吴文英所作的一首节日感怀、畅抒旅情之作。上片写除夕之夜“守岁”的欢乐,开头写立春日,姑娘们戴上花,显示出百花将开的消息,接着对于除夕夜又是立春日也发出喜悦的一笑。下片写对情人的思念,追忆旧日和情人共聚,抒写旧事如梦的怅恨。全词以眼前欢乐之景,回忆中往日之幸福突出现境的孤凄感伤鲜明,笔致婉曲,深情感人。

  本篇为词人客居异乡立春感怀之作。时值除夕夜,又是立春,一年将尽,新春已至,而词人客里逢春,未免愁寂,因而写下此词。全词笔致婉曲,沉郁感人。

  上片开篇三句,先写迎接立春。立春,标志着春天的到来,人们用彩纸裁出红花、绿叶,制成春幡,插在头上,以应时令。应花期而来的春风,将人们佩戴在头上的春幡吹得摇曳生姿,煞是好看。一个“上”字用得精妙、婉细,将春风写得温柔多情。“残日东风”两句转写除夕守岁。在岁暮的最后一天,连残日、东风都想挽留住将尽的年华。这两句写岁月匆促,时不待人,切合“除夕立春”之题意。“放”字用得尤其贴切,显示出词人的炼字功夫。片末三句写除夕之夜来临,守岁的人们彻夜不眠,剪烛夜话,在欢笑声和黄莺的啼声中迎来了新岁的清晨。上片八句所写之乐景,都是客居他乡的词人眼中所见、耳中所闻,而其自身之苦闷孤寂,自在不言中。词人这样写,正是想以景之可喜反衬己之可悲,人之欢乐反衬己之愁苦,从热闹中写出寂寞,从欢乐中写出凄凉,从笑声中写出辛酸。

  下片转写由此而生发出的对旧日家居生活的回忆。前三句叙写了往日与家人迎春饮宴,伊人以黄柑荐酒之事。客中回忆及此,当然别是一番滋味。此笔以昔日之温馨反衬出今日之凄清。日有所思而夜有所梦,词人终于在梦中踏上了归程。却不曾想因久未归家,就连在梦中也难觅归路。片末“可怜千点吴霜,寒消不尽”两句化用李贺《还自会稽歌》“无霜点归鬓”一句诗意,写词人两鬓斑白,仍不得归家,将愁情翻进一层;“又相对、落梅如雨”一句写词人斑斑白发与点点白梅相对,更将词人有家归不得的愁情推向极致,令人为之凄绝。


【赏析二】

  这首词应为词人客居异乡、逢节思亲之作。除夜立春,乃合家团圆之时,浪迹天涯的游子,面对他乡之人癫痫治好要多少钱 ?的节日欢乐,情何以堪?词的上片极力摹写异乡的节日欢乐气氛,从中反衬自己的孤独凄苦。

  “翦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宋时迎春的风俗,妇女们把绢绸等剪裁成绿叶红花的形状戴在头上,即所谓春幡。如辛弃疾《汉宫春》“美人头上,袅袅春幡”即谓此。作者用“红情”“绿意”代指红花绿叶,化实为虚,盎然的新春气息和人们迎春的喜悦之情顿时洋溢于字里行间;再配上“剪”“裁”两个动词,用拟物之法,又化无形为有形,极有意趣。梦窗(吴文英号梦窗)之长于雕镂,于此可见一斑。华信,指华信风,应花期而来的风。钗股,妇女头饰。上,吹上。这句巧用想象,似乎春风先吹到美人头上,吹开了满头花朵。“上”字看似平常而极具韵味,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上’字婉细。”所见极是。

  “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残日,斜阳。东风,春风。放,允许、任由。岁华,年华、时光。去,逝去、流去。这是写岁暮的最后一天,斜阳欲落未落,似乎仍留恋着天空;东风缓缓吹拂,也似在挽留着将尽的年华,不让她溜走。这其实是从另一个角度来写节日之欢乐,留恋着美好时光的,正是沉浸于节日欢乐中的人们:

  如此美妙的年华,怎么能让她轻易溜走呢?每一分每一刻都要尽情享受啊。这与宋祁《玉楼春》“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可谓同一意趣。

  “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年莺语。”添烛,烛油将尽而重新添加,见出夜坐之久。这句化用李商隐《夜雨寄北》“何当共剪西窗烛”诗意。侵晓,将近天明。周邦彦《苏幕遮》:“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转,转化,变成。新年莺语,新岁清晨的莺啼声。杜甫《伤春》:“莺入新年语。”除夕之夜降临,守岁的人们彻夜不眠,在西窗下剪烛夜话,欢快的笑声不知何时已变成了新岁清晨的莺啼声。“转”

  字用得极妙,既写出人们彻夜不眠、笑声不断、直到清晨,又把人们的笑声与新年的莺声融为一体,难分彼此,充分渲染了节日的欢乐气氛。

  上片之欢喜热闹俱是“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游子眼中所见、耳中所闻,故越是欢乐,越是衬出游子之孤苦。这是第一重反衬。

  下片由“旧”字引起对自己往昔家庭温馨的回忆。“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旧,旧时。尊俎,同樽俎;樽是酒具,俎是盛肉的器皿,樽俎代指酒宴。玉纤,指女子白嫩纤细的手。擘,掰开。黄柑,橙黄的柑橘。系,萦绕。幽素,幽静白皙的美人。这是回忆昔日家中的迎春饮宴,伊人纤纤玉手掰开鲜嫩的黄柑,香雾�e人,不知是黄柑的甜香,还是美人的体香,温馨柔美,实在令人陶醉。客子此时忆及此景,当是何滋味?以往昔之欢衬出今日之苦,是第二重反衬。

  “归梦湖边,还迷镜中路。”往日的家中温馨,只好在梦中去寻觅了。湖,当指镜湖。

  吴文英是四明(今浙江宁波)人,过去属会稽,镜湖是会稽名胜,以家乡的山水名胜来代指家乡是古人的习惯。如贺知章就是四明人,自称四明狂客,其《回乡偶书》诗就有“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之句;而且下句的“镜”字也暗切“镜湖”之名。

  还,却。这句说,梦魂想回到镜湖边的家乡,可是,湖水如镜,梦影天津哪家医院治癫痫朦胧,归路迷失,难以寻觅。此句摹写梦境,以湖水如镜反衬朦胧迷惘之情,意境幽深冷峭,与姜夔《踏莎行》名句“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相类。

  “可怜千点吴霜,寒销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可怜,可叹、可悲。吴霜,变白的鬓发。用李贺《还自会稽歌》“吴霜点归鬓”诗意。不尽,主语为吴霜。此句意为,可悲的是,春风融化了冰雪,可是却不能销去鬓上的点点白霜;又何况,白梅如雨飘落砌下,斑斑白发与点点落梅相对,更令人悲怆欲绝。结尾化用杜甫咏梅诗“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句意,以景结情,意境凄丽,余味不尽。

  通观全词,造语工丽而真情流贯,表达含蓄而意脉清晰,意境幽奇而情味深厚。彭孙�y《金粟词话》说:“余独爱梦窗《除夕立春》一阕,兼有天人之巧。”可谓有得之言。


【赏析三】

  本词写于除夕立春之夜。岁尾立春,甚为少见,它预告着春天的脚步早早地跨入岁月的门庭,她性急地驱赶着残冬的影子。

  这一自然的“奇迹”掀动了词人的感兴,于是在辞旧迎新的爆竹声中便欣然命笔。

  江南春早,除夕立春,春来更早,但更早的是姑娘与少妇的心,她们把红绸绿纱裁剪作红花绿叶插上鬓发,辉映着金钗玉饰。“剪红情,裁绿意”云系何等工巧,他把红绿绸绢虚化为“红情绿意”,这就把人物的盼春、爱春之心形象地表现于纸面了。另外“剪”、“裁”二字又把这种虚化了的“情”、“意”物质化,使其具有了可视性。吴文英是格律派词人的集大成者,他特别注重修辞的工丽典雅。这两句实在可作为他词风的代表。

  “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乃点题之笔;残冬岁暮,春风已到。春天是不放残冬之日荒寂地离去的。她要给它以色彩和温煦,使这最后的除夕之夜也浸满盎然的春意。“有人添烛西窗”以下数句是对春意盎然的除夕之夜的描绘。“添烛西窗”暗用唐人李商隐“西窗剪烛”的典故,系指除夕之夜远行者亦归来团聚,阖家欢乐,频频添烛,要一直守岁守到天亮,迎接元旦新正的到来。“笑声转,新年莺语”进一步写出除夜与新正交替之际的美妙:在守岁不眠的欢声笑语中旧年不觉已转为新年,转为新年之晨的莺歌燕语。“笑声”与“莺语”相连结是人的欢乐与自然春光的内在联系,而一个“转”字即生动地活灵活现地点出了这种微妙的转化。

  下阕写词人在除夕之夜的怀旧心绪:面对除夕筵席上的酒杯、餐点,词人的思鸟不觉又飞回过去:当年,在另外的一个除夕之夜,一双纤纤玉手曾将盏中的黄柑分成两半,词人与她一人一半地对视着甜甜地品尝。至今词人似乎还能闻到那体肤的柔香,看到那幽丽的素影……今夜梦中能回到她身边去吗?镜湖边的路梦魂会不会迷失?词人揽镜自怜,鬓边已千点秋霜,春寒销不尽这秋霜千点,又看如雨的落梅增添惆怅……这阙中追忆写得朦胧而清晰,感叹写得沉郁而潇洒,与上阙相比又是一个全新的境界,但源渊都是自然而紧密的。


【赏析四】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是人之常情。除夕,恰恰又逢立春,浪迹异乡的游子,心情之难堪,正正规河南癫痫医院在哪里是“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这首词上片极为烘托节日的欢乐气氛,从而反衬自己的凄苦。

  先写立春。“剪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

  “红情”、“绿意”指红花、绿叶。赵彦昭《奉和对圣制立春日侍宴内殿出剪彩花应制》诗:“花随红意发,叶就绿情新”。花信,指花信风,应花期而来的风。

  立春,人们剪好红花绿叶,作成春幡,插鬓戴发,以应时令。春风吹钗股,象是吹开了满头花朵。“花信上钗股”,着一“上”字,运笔细腻,可与温飞卿词“玉钗头上风”(《菩萨蛮》)媲美,似比辛稼轩词“美人头上,袅袅春幡”(《汉宫春》)更显风流。

  再写除夕守岁。“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夕阳亦像人一样,对即将逝去的一年恋恋不舍,不肯轻易落山,同时东风又带来了春的讯息,给人新的希望。

  这两句已有除旧迎新之意,切合“除夜立春”的题意。“放”用字尤其贴切,显示出梦窗炼字的功夫。

  “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年莺语。”

  终于,除夕之夜降临,守岁的人们彻夜不眠,剪烛夜话,笑声不绝,在莺啼声中迎来了新春的清晨。“新年莺语”,原用杜甫“莺入新年语”(《伤春》)诗意。

  以上的一切,欢欢喜喜,均为客居他乡者的耳闻目睹,其人心境之孤寂愁苦,自在不言中了。周围的热闹与欢乐更加反衬出作者的寂寞和哀伤,而且使这份寂寞的哀伤更让人难以承受。这位客居、有家难归的人,失去了与亲人团圆之乐,真是“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无名氏《青玉案》)啊。

  上片渲染了浓厚的节日气氛,不能不唤起下片对温馨家庭生活的回忆。陈洵评此词云:“前阕极写人家守岁之乐,全为换头三句追摄远神。”(《海绡说词》)换头云:“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尊俎:古代盛酒肉的器皿,借指宴席。词人仿佛回到了昔日除夕之夜的家宴上,美人用纤纤玉手为自己破开黄橙,那幽香似乎还萦绕在周围。回忆及此,当然别是一番滋味。上片以景之可喜反衬处境之可悲,人之欢乐反衬己之愁苦,此处又以昔之温馨反衬今之凄苦。

  对往事的追忆、神往,终于走进了梦境。而相隔既久,山水迢递,过去的美好回忆,连梦中也难以追寻了:“归梦湖边,还迷境中路。”湖水如镜,梦影朦胧,难觅归路。往事散如轻烟,徒增无穷怅惘而已。

  往事如烟,而今,与谁相对呢?“可怜千点吴霜,寒销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吴霜,用李贺《还自会稽歌》字面:“吴霜点归鬓。”如今是春风吹融了冰雪,可是永远不能销去飞上鬓角的寒霜,已经够可悲的了;更何况,落梅如雨,斑斑白发与点点白梅相对,这岂不令人凄绝!杜甫咏梅诗意:“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与此词意趣相一致。

  梦窗此词委曲含蓄,欲藏还露,颇得清真风神,而其抒情笔触又了然可寻。吴梅论梦窗词云:“貌观之,雕缋满眼,而实有灵气行乎其间。细心吟绎,觉味美于方回,引人入胜,既不病其晦涩,亦不见其堆垛。”(《词学通论》)自是研讨有得之言。真情实感是艺术的生命。有真情流贯其间,则无论表现为何种形式与风格,都有其动人成都那家医院治癫痫好之处。此词后半,愈来愈奇。

  “归梦湖边,还迷镜中路”,意境的幽深冷峭,词中少见,唯白石名句“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踏莎行》),可与比照。歇拍处,情意的痛切,设想的妙巧,堪与东坡咏榴花词“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贺新郎》)前后相映生辉。


【赏析五】

  这首词为作者在异乡度过除夕立春感怀而作,抒写身世飘零感慨。全词扣紧”除夜立春“,前后对比,写出了词人对往昔欢乐岁月的回忆,以及如今惆怅失落的心情。

  上片写除夕之日的民风民俗及夜里”守岁“喜迎新春的欢乐。 ”剪红情“三句写迎春民俗,点染出新春喜庆气氛。 ”剪“、”裁“二字将除夕前人们喜气洋洋、纷纷动手准备过新年的热闹场面逼真地展现出来。赵彦昭《奉和对圣制立春日侍宴内殿出剪彩花应制》诗:”花随红意发,叶就绿情新“。”花信上钗股“,着一”上“字,运笔细腻,可与温飞卿词”玉钗头上风“(《菩萨蛮·水精帘里颇黎枕》)媲美,似比辛稼轩词”美人头上,袅袅春幡“(《汉宫春·立春日》)更显风流,反映出人们的喜悦之情。

  再写除夕守岁。”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夕阳亦像人一样,对即将逝去的一年恋恋不舍,不肯轻易落山,同时东风又带来了春的讯息,给人新的希望。这两句已有除旧迎新之意,切合”除夜立春“的题意。”放“用字尤其贴切,显示出梦窗炼字的功夫。”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年莺语。“终于,除夕之夜降临,守岁的人们彻夜不眠,剪烛夜话,笑声不绝,在莺啼声中迎来了新春的清晨。”新年莺语“,援用杜甫”莺入新年语“(《伤春》)诗意。

  以上的一切,欢欢喜喜,均为客居他乡者的耳闻目睹,其人心境之孤寂愁苦,自在不言中了。周围的热闹与欢乐更加反衬出作者的寂寞和哀伤,而且使这份寂寞的哀伤更让人难以承受。这位客居、有家难归的人,失去了与亲人团圆之乐,真是”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无名氏《青玉案》)啊。

  上片渲染了浓厚的节日气氛,不能不唤起下片对温馨家庭生活的回忆。下片追忆往昔,将自己的孤独与上文描写的欢乐景象相对比,表达出对情人的思念和内心的怅恨。”旧尊俎“三句回忆旧日春节宴席上,恋人斟酒共饮时温柔妩媚的样子。 ”曾“字点明回忆。 ”归梦“二句由现实转入梦境。梦见自己回到当初约会的湖边,却遍寻佳人不着,反而迷失了归路,其失落惆怅之情可想而知。此二句意境的幽深冷峭,词中少见,唯白石名句”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踏莎行·燕燕轻盈》),可与比照。”可怜“三句概叹自己如今已老,佳人不在,有家难归,一片怅然。两鬓如霜,春寒不尽,落梅如雨。词人勾画出一片寒冷凄凉之景,这也正是词人内心情感的象征,与上文幸福热闹的场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古人作词讲究切题。此词上片红情绿意,添烛不眠,一写”立春“,一写”除夕“;下片寒销不尽,切除夕,落梅如雨,切立春。起笔扣住题面,收笔落到题面。由此可见文心细密处。全词以眼前欢乐之景,回忆往日之幸福突出现境的孤凄感伤,对比鲜明。此种况味许多人均有体验,故最能引起共鸣。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