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水边的白衣女郎灵异鬼

时间2021-07-09 来源:校园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细雨画廊坐落在城中的一条僻静的林荫道边,画廊有大幅的玻璃墙,映着街道上绿树的斑驳光影,隔断室外的车鸣和人声。室内的色彩来自那些美丽的画,油画、水彩画、水粉画,角落里几幅山水画卷如藏于深山的隐士——默而不言,自有光华,它们都被稀疏有致的安放在墙上,在各自小巧的灯光下,委婉地讲述不为人知的故事。

  画廊的主人是苏的大学同学,画廊就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苏拉上我,来这里为她的婚房置办合适的艺术品。她的未婚夫是本市小有名气的画家,她想用更加高雅的品味让这个男人折服。她的未婚夫林是个不错的男人,留着艺术家式的束成马尾的长发,穿着虽然有些颓废,但笑容很干净,眼睛也很有魅力。苏是个漂亮的女孩,他们真的是完美的一对。

  画廊主人细雨从保险柜里拿出了自己的看家宝贝——五幅著名画家的新作。

  那真是五幅不错的画,就连如我这样的外行看了,也忍不住赞叹。

  但是,苏却看上了另外一幅。是的,我说了,只有五幅画,细雨把它们从她的保险柜里取了出来,搁在前台旁的白色工作台上。但是,保险柜的角落里还藏着第六幅画,紧贴在柜子内壁上。如果不是它“啪”地一声倒了下来,谁都不会注意它的存在。

  “把那幅画给我看看!干嘛藏起来,怕我买不起吗?”苏颐指气使的架势让我有些尴尬。她带着富家女的傲慢,即使是朋友,有时也难以接受。

  细雨的脸色略微变了变,但很快恢复了原状。那幅画一定是她秘不示人的心爱之物。但没有一个生意人愿意得罪一个买主,何况像苏这样有钱花又敢花钱的女人。细雨再一次戴上手套,把画取了出来,平放在桌上。

  这幅画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整个画面被一种静静的蓝灰色调笼罩着,仿佛是清晨时光若有若无的薄雾在随着微风飘荡。在图画的偏右侧,就是我们平时常说的黄金分割的位置,有一个穿着象牙白露背晚装的女人站在一片细密的草丛中。她的前方是一片寂静的湖泊,我几乎可以肯定我能看到草尖的起伏、晶莹欲坠的露珠和即将吹起的涟漪。她背对着我们,细长优雅的手臂自然地下垂,放在似乎被风吹起的裙摆上。米白色的裙摆异常柔软,衬托出她纤细的腰肢和窈窕的身材。她的头微微向右侧着,但黑色的长发垂下,纷飞的发丝挡住了她的面容。在朦胧的雾中,在远山若隐若现的轮廓中,她的柔美一览无余。

  我几乎可以听到画中女郎的叹息,感到她在那淡淡的无奈和忧伤中,等待着另一个人。那人一定是她的爱人,我仿佛听到那男人温柔的呼唤,那声音就在耳旁。她几乎就要转过身来,把她没有任何瑕疵的容颜呈现在我的面前。

  哀伤让我触动,于是,我忍不住伸手去触摸那片雾气。它是那样真实,浮在画面上,似乎就要从画面中溢出,来到这初夏的温暖中。

  就是在这一刻,寒冷顺着指尖进入了我的血管,那是一种诡异的冷,冷得我颈后的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冷得血液几乎要凝固。

  我低声叫了起来,立刻把手缩了回来。抬起头,我看见了细雨的眼睛,我敢发誓,她明白我看到了什么。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我喜欢这幅画,就要它了!”苏笑着说道,仿佛没有察觉我们的不安与慌张,她被那画深深地迷住了。

  “信阳找专治癫痫病的医院为什么一定要这幅画?太贵了。我看那几幅就不错。”我叫了起来,倒不是因为钱的问题——虽然细雨刚刚为这幅画报了一个让人咋舌的卖价,但对于苏来说,完全不成问题,因为这画实在怪得很。

  “你不懂,这是艺术!为了艺术,花点钱又算得了什么?”她傲慢地看了我一眼。

  如果没有那一个伤害我自尊的眼神,我也许会一把将她拖出画廊,然后把刚才那可怕的感觉告诉她,打消她买画的荒唐想法。但她确实伤害了我不值一提的自尊,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负气地走到了一旁。

  苏是永远不会注意到她的无礼,她是家中惟一的孩子,从小便娇宠任性。于是,她任由我在画廊里独自参观,自己和细雨在讨论另外几幅画。

  但是,细雨一直在看我,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装作满不在乎,在画廊里瞎转悠了一阵。过了一会儿,我注意到一个人。他站在画廊的玻璃墙外,在初夏的天气里穿着一件肮脏的、几乎看不清颜色的套头羊毛衫,他腿上那条牛仔裤也已经沾满了油腻,让人见了恶心。胡子很久没有刮过,面部的皮肤像是沾了汽车的油污,黑一块,黄一块,倒真是配得上那蓬乱糟糟许久未修剪的长头发了。我知道这种人,大街上常见着,精神失常,或者无家可归。

  那个男人突然向我挥起手来,拼命地拍打着玻璃,发了疯似的嚷嚷着。但我什么也听不见,玻璃挡住了他的声音,宛如哑剧的一幕。不过,我着实吓了一跳,禁不住向左右看看,也许他见到了某个认识的人。

  但是,只有我,没有别人!

  那个男人用力地拍着窗,叫喊得更加猛了。我开始害怕他会打碎那块玻璃,赶紧向后跳了一步,我觉得他是疯了!一定是疯了!

  看着他叫喊的模样,我又不得不承认,他让我觉得有些眼熟,我应该在哪里见过他!但是,我不记得最近有哪一个朋友精神失常了。

  “见鬼!他是谁?”我又气又怕地叫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小诺。”苏转过身来。

  “那个疯子!你认识他吗?”

  “什么疯子?”苏往外瞅了一眼,然后不解地看着我,倒像我的精神出了毛病。

  她又转过头,问细雨:“你看见了吗?”细雨笑着摇了摇头。我担保她在撒谎,她的眼睛就盯着那个邋遢的男人,她的手害怕得发抖。我恨恨地看了她一眼。

  生意已经谈妥,苏决定把新买的三幅画挂在新家的客厅里。她俩说好了送货的时间后,细雨便把我们送到了画廊的门口。

  这时,她递给我一张名片。

  “常来坐坐。”她的眼神里有别样的东西。

  两个月后,苏的婚礼突然取消了,而这时距苏原定的婚期只有20天。

  “他不爱我了,他爱上她了!”苏在电话里声嘶力竭地叫道。

  “她是谁?”原来林爱上了另一个女人。

  苏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没了话语。过了好半晌,她低声地说:“那幅画,他爱上了那幅画。”

  如果世上真有荒唐的话,苏的这句话绝对算得上。有这样漂亮的未婚妻不爱,林却爱上了一幅画,说出来谁会相信?

衡水癫痫医院,这样治疗靠谱

  “别胡闹了!”我哑然失笑,说,“他是个画家,喜欢上一幅画有什么奇怪?好了,你说来听听,是什么样的画,还能把你比下去?”

  “那幅画,就是那幅我们一起在细雨画廊里买的那一幅!你记不记得,那个女人,站在湖边,背对着画外的那个女人?他爱上她了。”她又开始哭了起来。

  那个女人的样子立刻浮现在我的面前,还有那层薄薄的,像是一层流动的纱幕的雾。我承认,苏的话让我害怕。

  林有一间画室,就在城西的一间仓库里。走进画室,我愣住了。仓库的中间立着十数个画架,每一个架上都有一幅没有画完的油画,每一幅画都是同一个题材:湖边的白衣女人。地上的画布堆满了画室的角落,我捡起一幅,还是那个女人的背影。

  我的天!林是不是着了魔?

  我找到了林,他被他的画所淹没,眼睛深深地陷在了眼眶中,整个人苍白憔悴,像是经历着巨大的折磨。

  他点了点头,伸出手,说:“你好,小诺。”

  我笑了笑,指着他的手摇了摇头,他手上满是颜料。

  “对不起。”他报以一笑,不好意思地把手收了回去。看样子他还算神智清醒。

  我慢慢地在画室里转了一圈,看到了那幅画,就在中间的一个画架上。我又看了看林临摹的作品,他临摹得很好,但他的画中总是缺了些什么。

  那幅画似乎有一种魔力附于其上。

  “你在干什么?”我责备他道,“你不知道苏很难过吗?”

  “我不想伤害她。”林看着我,说,“我真的不想伤害她,我只是……只是……”

  “爱上了她?”我指着画中的女人。

  “我只想看看她的样子,看看她究竟有多美!”林的声音有些嘶哑。

我突然明白了他的画与苏买的那幅画的差异了。原画中,女人是背对着画外的。但是,林却想画出她转过身的那一幕。他凭着感觉画那个女人,却永远无法用画笔把她的面容清晰地描绘在画布之上。

  “你疯了?这只是一幅画!你为什么不去找这幅画的作者?那个女人也许只是个模特,或者,她根本就是画家的想象。”

  “我问过细雨,她也不知道画的作者是谁。”林的话语中透着失望。

  我也很失望。如果在进门之前我还抱有一丝期望,但现在我的心底已经有了答案,苏和林,已经无法挽回了。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徒劳地说:“那只是幅画,忘记它,回到苏的身边,好吗?”

  从林那里出来,我直接去了细雨的画廊。

  “那画是怎么回事?”

  细雨呆呆地看了我两秒钟,立刻把我拉了进去。

  “你知道那画不对劲儿,对不对?”

  细雨点了点头,说:“我一直在等你来找我,我看到了你碰那幅画时的样子,你应该明白我的感受。”

  “你害怕它?”我问。

  “我不知道这画是谁画的。”她说,“有一天我开门营业的时候,这幅画就放在门口。它太美了,我实在无法拒绝它。我想一定是有人遗落在那里,过几天就会寻过来。可过了好几个月小儿癫痫能治的了吗?,没有一个人来问过这幅画。后来,我就发现这画有问题。你问我是不是害怕它?是的,我真的害怕。我说不清楚为什么,好像……好像……曾经发生过,好像似曾相识……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穿过身体,冰冷的东西。”

  没错,就是细雨说的那样,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流过身体,冰冷的,但有生命。

  “那天苏买画的时候,我也看见了那个男人,他就站在窗外,拍着窗户,大声地叫喊。我也看见了。”细雨神情恍惚地说道,“我一直把它收在保险柜里,苏不应该看到它。”

  “为什么你不承认看到那个男人?”我问她。

  “和你一样,”她说,“怕人以为我是疯子。”

  她说的没错,我们不敢承认别人没有见到的东西,哪怕那样东西真实无比。

  苏失踪了。

  我和细雨去了苏的家。所有的人都去找苏了,只有我们留了下来,负责联络大家。

  苏的母亲一直在哭,我满怀伤感地来到二楼苏的卧室,房间里充满了苏的气息,就像前一秒她还在这里。就在我的视线移到苏的床上那一刻,我呆住了,那种冰冷的感觉回来了!

  我几乎是在喊着细雨的名字,她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扔下苏妈妈冲了上来。

  “你看!你看!”我指着床上那本摊开的杂志,颤抖着声音说道。

  “我的天啊!”细雨低声叫道,她的惊恐不亚于我。

  那是一本本地的旅游杂志,它正翻在中间一幅插页:白鹭湖,看雾的飞扬。

  就是它!就是那幅画里的湖!那山,那水,没错,就是那里!

  我知道苏去了哪里,她去寻找那幅画了。

  我和细雨跳上了她的车。在去寻找苏之前,我们必须先找到另一个人。没有他,这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我在画室找到了林,他还在继续临摹那幅画,他仍然没有成功。

  “跟我来!”我抓住了他的胳膊,把他拖上了细雨的车。

  “去哪里?”

  “我们去找苏,我们必须找到她!”

  “为什么?”他问。

  “你会知道的。”细雨说道。

  我们一直在开夜车,凌晨五点,我们终于到了白鹭湖。这里还是一个新景区,保持着原生态的模样。有两个人守在景区的大门,收了六十元钱,便把挡路的木杆抬了起来,放我们进去。

  车必须停放在停车场,守车的大爷告诉我们,湖就在前面,翻过那个山坡,走过一片草地就到了。

  是的,翻过那个山坡,我看见远山边缘的一道晨光,我看到了清晨的蓝色,我看到细密的草从湖边一直延伸到我们的脚下。

  我们都看见了,水边站着一个女人,在这寒冷的深秋的早晨,穿着一件象牙白色的长裙,露着她细长手臂和精致的像雕塑一般的后背。她背对着我们,双手轻柔地垂在身边。

  “苏!苏!别做傻事!”我大叫道。我身边的林已经呆住了,直勾勾地看着穿着长裙的苏,看着他梦想中的爱人。

  她听到了我们的声音,头轻轻地侧过来,长发垂在脸颊前,癫痫对青少年的危害有哪些挡住了她的面容。

  “苏,是我。”我听见林的声音,他温柔地叫着苏的名字。

  但这不是我第一次听见这声音,在我第一次去细雨的画廊时,在我用手轻触那幅画时,我听到了这个男人温柔的呼唤。

  林慢慢地向苏走近,再一次呼唤着她。

  终于,终于,我看到了那幅画,那个正在回头看着她情人的女郎。苏转过头来,温柔地看着林,凄美地笑了。那是她一生中最美的笑容。

  “我爱你,林。”她说。

  然后她赤着脚,走入了冰冷的湖水。湖水顷刻之间将她吞噬。美丽的象牙白色的婚服在一个黑色的旋涡里转了一个圈,便消失了。

  我听见了林的惨叫声,他冲了过去,跳进了湖水。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那黑色的旋涡是我一生中见过最为诡异的东西。它仿佛是活的,它在说话,在讲一个故事。

  每一幅画都有一个故事。

  几个月后,我又去了细雨的画廊。苏的葬礼后,我们常常见面,有时也会谈到林。苏被湖水吞噬后,他被白鹭湖当地人从湖水中救了起来,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错过了苏的葬礼。后来听说他的画室毁于大火,他也神智失常,最近正在接受治疗。

  “在忙什么?”我问。细雨正慢慢地翻看一本画册。

  “市里新开画展,送了一份参展画作的册子,我正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出手的东西。瞧瞧你喜欢哪一幅?”说着,她便把画册随手推到了我的面前。

  “你忘了,我可是艺术白痴。”我笑道。

  接过画册,我信手翻到一页,然后,我看见了它。没错,就是它,湖边的白衣女郎。

  不过,画下有一行小注写着:《水边的爱人》,作者:林。随后附着林的简介。

  啊!是他,真的是他的名字。

  我呆呆地看着画册,直到听见细雨的叫声。

  她用手捂着嘴,眼睛圆睁着,一只手指着窗外,语无伦次地叫道:“你看……你看……小诺……你看啊……”

  我魂不守舍地转过身。

  “玻璃外的那个男人,你看见他了吗?”

  我看见了他,我的身体僵住了,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我看着窗外的林,他穿着肮脏的套头羊毛衫,头发乱蓬蓬的,脸上还沾着数块油画的颜料。他在看着我,就像几个月前我第一次来到细雨的画廊时。但他没有挥舞他的手,静静地看着我。

  我分不清何时何日,我分不清哪一天是真实,哪一天是幻境。时间似乎停止,时间似乎逆流。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我在数个月前的那一天,看到今日的林,看到了想要挽救一切错误的林。

  我突然明白了!

  那幅画是因,也是果,它从来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林,只是那梦境般的薄雾,挡住了时间的真面容。

  一切都结束了。

  我感觉到了那股冰冷的东西穿过我的身体,我再次看到那个黑色的旋涡。但是,我不再害怕,因为我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时间的灵魂,写了一个爱的故事。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