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小旅馆的老板娘中学作文

时间2020-05-12 来源:校园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癫痫病总是发作是什么原因237, 242, 202);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Helvetica Neue', SimSun;">        原创文/余可学

红姐,三十多岁,长发披肩,穿着入时,丰姿卓约,落落大方,犹其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楚楚动人。自从开了这家小旅馆,更是心情愉悦,每天喜笑颜开。平日里,红姐的文学天赋,也特招人喜欢,讲起话来,温柔随和,文采飞扬。不过,这也给她的生活平添了一些烦恼。就像一枚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湖水,掀起了一些小小的波澜。

红姐的小旅馆,开在通往矿区的要路上,虽然没有处在繁华街区,但这里也是工业和商埠重地,车水马龙,人潮涌动,加之红姐年轻貌美,经营有方。接待客人,热情似火,因此生意一直兴隆,来往住店的客人也是络绎不绝。

红姐旅馆的接待室,虽然空间不大,倒以别致,一排长椅,中间的茶几上摆着一盆鲜花,上好的龙井,香烟,紫砂茶具,还有几本好看的时尚杂志。墙壁上挂着古韵书匾,一进门,就给人一种诗情画意,宾至如归的感觉。

在这条矿区连通市区中心的主干线上,在这家风韵雅致的小旅馆里,不知收藏了多少人生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都说人生只是一个小小的驿站,但在这家现实的客栈里,也不乏生活的片断,社会的剪影。

无论是匆匆而过的行者,还是久住江湖的常客,只要是进过红姐旅馆的人,都不会忘记这位热心的老板娘,也不会忘记这里的山山水水。

这不,就在前几天住进了几位西北大汉。他们说笑调侃,特别是那位大胡子,当着红姐丈夫的面,一个劲的夸,你媳妇真是又能干,又娴惠,把个店子收拾得整洁明亮,生意也打理得红红火火。夸得红姐怪不好意思,口里说,那里,全仗大哥们光顾,可脸上有一朵祥云姿意的芬芳。

自古以来,旅馆都是绿林好汉聚集的场所。龙门客栈,和平饭店,演绎江湖豪情。上个世纪初的中国,是地下工作者的联络点,八路军的交通站,传递着红色情报。红姐旅馆也氤氲着爱的气息。

不知什么时候起,店里住进一位漂亮女人,她看见了红姐写的诗。

“喂,老板娘,这诗是你写的吗”,红姐说,“写的不好,羞于见人,一直没敢拿出来”。漂亮女人说,“写的多美,怎么不到网上发表呢。让更多的人欣赏你的文采”。

原来漂亮女人网名叫荷塘月色,是一个网络写手,她想把她的美告诉全世界,所以在朱自清的散文里,偷偷地溜了出来。

她告诉红姐把写的诗怎样发表到散文网,诗歌网,还有江山文学网。

沈阳那家癫痫医院好);">从此,红姐更加热衷于写诗。生意上的事便疏于管理了。

红姐每天接待登记一直忙到深夜才睡,刚天亮,客人退房,清理打扫房间,洗被单,但是,尽管忙,只要一有空闲,她的思绪就飘到窗外,飘到青山绿水间寻章觅句去了。

说实在的,红姐的善良常常遭到世俗的欺骗。傍晚,一个青年急匆匆跑来开房,递给一张百元大钞,红姐看到他很焦急的样子,像是忘了什么,也没细看,找了70元给青年人,可他说,“暂时不取房间钥匙,待我出去办点急事就来”。红姐也没说什么。到了半夜那人还没来,后来又有人要租那间房,红姐说什么也不答应。人家付了钱,空着也空着,不能不讲信用。可等到第二天中午,那人一直没来,再看那张百元大钞,竞然是假的。

这些他的丈夫都不怪她,毕竞生意上难免有失误。

只是红姐对诗歌有了一种难解的情结,想着,想着,就走了神,客人进门,见没人理踩,掉头就走,等她缓过神来,出门去追,客人早以走远。

刚好儿子放学回家,“妈你怎么弄的吗,我刚才明明看见客人从我家出来,一会跑隔壁旅社去了,你整天就知道写诗。”小强,今天是妈没做好,以后注意就是了,你快去吃饭,还热着呢“。红姐口里虽然这么说,可心还藏在诗里面。红姐每天面对旅馆发愁。

近年来,随着国家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出台,一批私有矿产相继关闭,许多工人,做生意的业主,小商小贩也陆陆续续地撤走了。

街面上冷冷清清,一派萧条。红姐的生意一落千丈。

越是这个时候,什么事都会发生,治安环境也差,就在前天还传出有人抢劫杀人的消息。红姐本来胆小心善,加之睡眠不好,经常梦中惊醒,一身冷汗。

一天夜里,街面静悄悄的,红姐隐约感到,一阵寒风吹来,接着一个黑影闯进店里,打开抽屉,拿走了里面的现金,手机,还有银行卡。红姐想喊,却喊不出声,想动,身体软绵绵的,四肢无力,根本动不了。这大概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鬼压床。红姐最近精神不好,心情也差,睡的时候两手放在胸前,所以有此梦靥。

当她惊醒起来,打开店门,看看外面有什么动静时,只见一个人倒在店门前,仔细一看,是西北来的大胡子,曾经在店里住过。

红姐连忙喊人帮忙,把大胡子扶到店内趟下,又倒了一杯热水,大胡子才慢慢醒过来,原来,大胡子为了讨工资钱,被矿工头打伤了,加之一天没吃东西,所以昏倒了。

红姐让他在店里养伤,白吃白住不说,临走时还塞给大胡子三百元路费,大胡子千恩万谢,”老板娘,好人啦,好人啦“!红姐连忙说,”别,别说这些,出门在外,谁没有个小灾小难的,回家去吧,一路保重“。

丈夫看在眼里,嘴上虽然没说,可心里颇有微词。本来生意就差,还有心思帮助别人。红姐不以为然,就像是她们家亲人似的。

有时侯,一个人呆坐店里,郁忿。市里几个爱写诗的小姐妹会找上门来,拉着红姐出去采风,或聚在公园的绿荫下交流写作心得,吟诗作赋什么的。红姐和她们在一起,开心极了。而店里只有那把旧壁扇,无力地摇着夏天。

丈夫回到家中,见一个客人也没有,连守店的人也不在,心中无名火起,走进卧室,见桌上一叠文稿,丈夫抓在手中,三下两下,撕成碎片,纷纷扬扬地掉到地下。口里还在不停地嚷着,我叫你写,叫你写!红姐回到店里,看到自己心爱的文稿,成了碎片,她伤心透了,这上面凝聚了她多少心血。

她跪在地板上,一点一点的拾掇她的碎片,又细心地拼凑起来。

丈夫气哄哄地说,“摸摸良心,这么多年,我几时骂过你,现在,全中国那一条街不在打牌,那一个时辰没人打牌,你偏偏写什么破诗"。

"每一个人的兴趣爱好不一样,请尊重我的选择好不好"。红姐像雨打的梨花,无力的分辩着。

癫痫病去哪治疗mal; line-height: 21px; color: rgb(73, 73, 73);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Helvetica Neue', SimSun; background-color: rgb(237, 242, 202);">”看看你写的诗,小学三年级不如,还痴心妄想成为才女。别鼓捣这些没用的,赚点钱好好过日子。写诗是骨子里就有的“。丈夫继续怒吼着。

“虽然我写的不好,但我热爱,诗歌是我的生命,不要我写诗,还不如让我去死”。红姐像一只受伤的小鸟,发出最后的哀鸣。

丈夫摔门而去,临走还回过头,气冲冲地甩了一句,一根筋。

红姐不喜欢打牌,不喜欢在外抛头露面。自打遇见了荷塘月色,心里就有了一个梦,梦见她驾着诗飞翱在蓝天上。

她想起这么多年的恩爱,丈夫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对待过自己,难道自己真的错了,是的,满世界都在打牌,捞钱,谁还写什么诗。这就是社会风气,时代潮流。

可咱们国家不是讲自由民主吗?

怎么?怎么?连诗歌都没有自由了。连诗歌都戴上枷锁了。

红姐感到了青春的窒息,她的梦被囚禁在这间狭窄的屋子里,连门槛也迈不过。

面对生活的压力,家人的指责,红姐几次想放弃,可一想到,和诗社的小姐妹在一起的那份快乐,还有她们对自己的肯定,红姐,你的诗很美,很有风格,当这些赞誉声在耳畔响起时,心底便有一丝温馨在触动。

不过这一次,她的心情似乎降到了冰点,丈夫平时只是喋喋不休的唠叨几句。现在看来,丈夫是忍无可忍,彻底失望了。想想现在这个社会,只有对金钱眼冒绿光,谁还能瞧得起写诗的人呢。

夜深了,所有的人都进入了梦乡,连窗外的花草也睡熟了,红姐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无奈之下,拔通了网友的QQ。

哥,我好累啊!我真的太累了!我那首写了一半的新诗,想放弃,我想放下手中的笔,从此再也不写诗了。

“妹子,别说气话,你的新诗写的很美,怎能放弃呢,听哥一句劝,重新拿起笔,振作起来”。网友传来了鼓励和安慰的春风。

随后,网友继续为她加油打气。妹子,你知道吗?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吴,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关终属楚。历史上许多宏篇巨著都是在苦难中诞生的。

红姐回文,说是这么说,真做起来难啊!

网友接着又发来一首小诗鼓励她。

小草——生命的诗章

红姐回,“好吧,那我听哥的,不放弃”。

但她的心里仍然十分矛盾。

现在生意惨淡,继续写诗,肯定会影响生意。怎么办?一边是幸福的家庭,一边是最爱的诗歌。无论放弃哪一个,对她来说,都是致命的伤害。

杭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在哪 242, 202);">如果放弃诗歌,她会像失恋的女生,丢了魂似的,忍心吗。

又是好一阵子没有生意,每天的门店开销至少一百多元,为了节省开支,只能买一点小菜和馒头勉强充饥。

这样下去,迟早关门大吉,可自己一个下岗工人,什么都不会,还不得喝西北风。

有一天,当夕阳下的最后一抹余辉被黑夜逼下山去时,店里突然来了一大拨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要住店,红姐喜出望外,赶忙迎上前去,又是递烟,又是奉茶,又是忙着介绍房间里如何整洁,又有电视,热水器,空调什么的,而且价格特优。领头的男的看了很满意,就决定住下。结果房间只有十八间,可是有四十多个人,每间房住两人,明显不够。

这下红姐又犯难了,红姐说,“这样吧,住不了的,我给你们安排到别的店去住,行不”。

那男的还有些犹豫,其中一位女的说:“这都是我娘家人,人生地不熟的,还是住一起好,走,另外找一家大店吧”。男的也不好说什么,一会工夫又都走了。把个红姐忙乎了半天,空欢喜一场,隔壁发廊的娟妹子,不知情地说,“红姐,今天生意不错吧,忙得还没吃晚饭吧”。红姐哭笑不得的应了一声,是啊。心里糟透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呀,这也太捉弄人了吧。不来一个没有,一来一大堆。

其实这也不怨人家,事情是这样的,那女的是外地人,嫁到这里,娘家人千里迢迢来送亲,一下子来这么多人,男方只能带他们住店。

红姐靠着门槛,望着遥远的夜空,有几颗星星正朝她眨巴着眼,不知是可怜她,还是在讥笑她。

红姐低着头,看了一下店内,好像掉了什么东西在地上,红姐俯下身,捡起来一看,是一本书,可能是刚才那伙人掉的,红姐想,是一本诗集也值,但偏偏是一本心理学,打开书,首页写着,做人不要把利益看得太重,一切随遇而安,红姐气昏了,一把将书摔到了地上,红姐平时最爱惜书了。只是今天这书出现的也太凑巧了吧,于是红姐相信命运,她相信可控的命运,一定掌握在少数有钱人手里。而她的内心却总有那么一股子不服气的火苗在跳跃。

连日来的劳累与忧虑,红姐一下子病倒了,医生诊断,劳累过度,虚火上升,心情抑郁所致,医生嘱咐,要红姐多休息,心情放开点。

趟在医院的病床上,红姐的心情沮丧到极点,自己真是没用,生意做不好,诗也写不好,这下还病倒了,让丈夫和儿子着急。

第二天,病房的门推开了,诗社的小姐妹们,拎着水果,捧着鲜花,“红姐,听说你病了,我们特地来看你”。

红姐连忙说,“感谢,感谢,来了就是,还买这么多东西”。

小慧说,“你猜我们姐妹给你带来什么惊喜”。红姐说,“猜不着”。小慧说,“给你看下就知道啦"。红姐接过一看,是获奖证书。她的那首新诗《月光下的海》获得了全市青年诗歌大奖赛的第一名。

红姐激动的手有些颤抖,这是我写了一半想放弃的诗吗?这是我丈夫撕成碎片的诗吗?这是我跪在地板上一点一点拼起来的诗吗?这是真的吗?

"是的,红姐,我们知道你为了写诗,受了不少委屈",说着,姐妹们心都酸了,眼眶也湿润了。

姐妹们齐声说,"红姐坚强些,诗歌是有力量的,她可以战胜一切苦难和悲伤"。

此刻的红姐,己经不是小旅馆的老板娘了。

她俨然是徐晓杭笔下的《紫藤》,在收拾了所有的偏见和仇视后,在一串串迷人的花球里,吃吃地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