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第十四章【恋爱中的皮卡丘】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 来源:校园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40节:哥哥这个大呆瓜

酒吧里人很少,邱佳听见低回悠扬的英文歌曲,是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唱的,很古典的感觉。

系着绿色围裙的侍应生迎了过来,嗓音亲切而柔和:"小姐,几个人?"

邱佳故作老练地回答他:"三个。"

侍应生把邱佳们带到座位上,邱佳抬头间,看到深红色的墙面上,挂着一幅又一幅电影 海报,海报上,都是一些令人印象极其深刻的面孔,有派克、赫本、费雯丽……他们都已故去,但海报上的他们,却年轻着帅气着美丽着。

刚坐下来,邱佳就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说了句:"真好啊!"

阿笨听了邱佳的话,得意地笑了笑,招手让侍应生拿啤酒:"要科罗娜黑啤。"

哥哥拉住侍应生说,给小姑娘拿一罐百事可乐。

邱佳觉得哥哥与阿笨相比,显出了一丝沧桑感。

阿笨原来是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他说来青岛工作,是因为女朋友在这里。"没想到这么巧,家明后来也来了青岛。结果一对往日的死党 又重新死在了一起。"

阿笨拿他的酒瓶来碰邱佳的可乐罐,邱佳觉得自己像是个幼儿园的小孩,特别傻。

哥哥起身去洗手间,他刚离开,阿笨就小声怂恿邱佳喝酒。邱佳惊奇地看着他,他眨了眨左眼,说他已经看出来了,邱佳特别想喝黑啤。

"想喝就喝一口么,尝一尝滋味。"阿笨吸了一口烟,用潇洒的口气说。

邱佳壮胆拿起酒瓶,啜了一小口,原来,黑啤的味道,原来竟然是这么清新香美啊!邱佳笑了,阿笨也哈哈地笑起来。

"味道不错吧?来,干杯!"阿笨一仰脖子,竟然喝完了一瓶酒。

邱佳端着酒瓶,呆呆地看着阿笨。

转眼间,他的脸就变成了潮红潮红的了。邱佳轻轻地放下酒瓶,微微地笑了起来,想不到喝酒时豪情万丈的阿笨,酒量竟然这么小。

这时,哥哥突然回来了,邱佳吓得把酒瓶朝对面的阿笨面前一推,酒瓶晃了晃,差点跌倒。虽然并不怕哥哥,但毕竟还是有心虚的罪恶感,所以很是忐忑不安。

所幸的是,哥哥这个大呆瓜,竟然没看出端倪来。

他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就穿上,邱佳和阿笨都奇怪地看着他,邱佳以为哥哥是要出去买东西,但哥哥说刚才接到一个紧急电话,他要去处理一下,必须马上离开。

"阿笨,照顾我妹妹!"他拍拍阿笨肩膀,简洁地交代一下,就匆忙地离开。

"喂,哥哥,出什么事了?"邱佳冲着哥哥匆匆跑开的背影喊起来,可是哥哥连头也没回一下,拉开酒吧门就出去了。

邱佳吐了一口气:"这只臭猪!"

阿笨挥挥手,大大咧咧地对邱佳说,不会有大事的,家明就是这样子,神经过敏的家伙!来来,邱佳们喝酒吧!

邱佳看了看周围,呀,酒吧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的人?每个座位上的人都挤挤挨挨的,全都是年轻人,他们低声地说着话,笑着,举着瓶子喝啤酒。邱佳羡慕地看着这些人,心里很向往地想着,或许,这就是自己未来的社交 生活吧……

主台上有个女孩子在唱着王菲的歌,邱佳和阿笨坐得距离主台最远,所以邱佳刚才没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到来的。

女孩唱的是《旋木》:"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忧伤,我也忘了自己是永远被锁上,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癫痫病用药饭前还是饭后

她的声线极其像王菲,几乎到了可以乱真的地步。

酒吧里的灯光、人声和忧伤的歌声刺激着邱佳的神经。

"阿笨!"邱佳用力拉了拉阿笨的衣袖,他正仰头靠在沙发上面打盹,被邱佳叫醒过来,揉着眼睛问邱佳什么事。

"说说你的风流 韵事好吧?"邱佳要求着。

阿笨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是不是觉得邱佳的要求很荒唐呢?见鬼,邱佳也这样觉得。

"我其实一点也不风流 ,我很老实的。我的女朋友,是邱佳幼儿园时的同桌,那时候我俩就私定了终身,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换人。怎么样,很坚贞吧?"

阿笨指着自己鼻子认真地说。

邱佳瞪着眼睛:"喂,拜托,幼儿园娃娃怎样定终身的?你把我当3岁小孩子啊?"

"怎么不能?每次小朋友一起玩过家家,她要是当妈妈,我打破头也一定要当爸爸,这样不算是定终身吗?"阿笨理直气壮地说。

邱佳笑死了。

"可是,你哥哥赵家明同志就不同了,他那个风流 呀……叫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哪!"阿笨咂咂嘴巴,感慨万端又十分八卦地说。

"什么什么?你说的是我哥!他他他,风流 ……怎么风流 啦,快快告诉我!"邱佳急不可待地想知道哥哥的秘密,并且在大脑里迅速判断了一下,问阿笨是不是哥哥在县中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情?

哥哥在读高三之前,一直和姨妈住在县城里,姨父在哥哥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姨妈先是在团 县委当副书记,后来又在县委当办公室主任。就在哥哥读完高二那年,姨妈突然放弃了她的仕途,办了提前退休,带着哥哥来到省城,和邱佳以及妈妈在同一个地方生活了。

那时,邱佳所见到的哥哥,与现在的样子,判若两人。邱佳还记得哥哥和姨妈刚来到省城时,邱佳们两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情景。那是在姨妈家的新房子里,哥哥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姨妈就耐心地敲着他的门,过了很长时间,哥哥终于出来了。

邱佳惴惴不安地打量着他,好几年不见,哥哥不但长高了很多,而且,他变得好奇怪哦,他始终低着头,像个犯了错误的学生。用邱佳妈的话说,哥哥他"人瘦毛长",的确,邱佳看到哥哥的头发都盖住了一只眼睛。吃饭的时候,哥哥既不说话,也不看别人,像个怪物。

第41节:魔女的条件

回家后,邱佳无意中听到妈妈在电话里和别人说的悄悄话,妈妈说哥哥在那边的学校出了事,为了哥哥的前途,姨妈放弃了自己的仕途,让哥哥转学到了省城来念书。

但是,大人不肯告诉邱佳,哥哥到底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后来,哥哥逐渐地又变了,他和大家都说话了,对邱佳也很好,对姨妈很孝顺,头发也剃短了,他变得爱笑,人见人爱,邱佳妈妈也越来越喜欢哥哥,以至于经常拿哥哥做榜样来教训邱佳。

姨妈骄傲地说,学校里的老师没有人说哥哥不好的。而且,邱佳还听姨妈偷偷笑着告诉邱佳妈说,班里有不止一个女生给哥哥写情书呢。

邱佳觉得很奇怪喔,如果有男生给她写情书,妈妈准不会笑得那么开心。可是如果邱佳若是个男孩子,那么妈妈的表现,大概就和姨妈一样骄傲了吧!

阿笨听邱佳问是否是哥哥在县中时的事情,便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你哥哥把你当小孩子,当然不会告诉你!再说了,那可是他的一段情场失败经历啊,哈哈哈――

阿笨问邱佳看没看过《魔女的条件成年人怎么治疗癫痫病呢》,邱佳连忙点头说有有有!点完了头,邱佳呆呆地看着阿笨,难道,这就是哥哥发生的事情?

大概是邱佳的眼光暴露了内心的疑问,阿笨点点头,对邱佳说,是的,你哥哥的故事,和那个是一款。

邱佳瞪大了眼睛――天哪,邱佳哥哥赵家明,难道曾经和他的女老师……怪不得阿笨说他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呢!怪不得姨妈当时义无返顾地带着哥哥离开了县城了,可见这真的是一件影响很恶劣的事件呢。

阿笨对邱佳说,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啊,家明只不过是年少无知,喜欢上了隔壁班的语文老师,那女人离过婚,有30岁了,听说她还有个8岁的女儿。

邱佳和阿笨说,这还不严重啊!哥哥到底是什么趣味啊?30岁的女人,都那么老了……说完,邱佳心里想,如果是松岛菜菜子那样年轻漂亮的女老师,那倒还可以原谅……

阿笨叹了一口气说,若是在心里暗恋暗恋就算了吧,可是这死心眼的家明,非要去找人家表白不可;表白了被拒绝了就算了吧,可是这木头脑袋的家明,硬是给人家写了一封情书,结果……

"结果怎样了?"邱佳急急地问,其实心里已经猜到了八分。阿笨简洁地说,情书被女老师交 到学校,结果哥哥被学校劝转学。

邱佳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哥哥的结局还不如泷泽秀明呢。

"那可恶的老女人,一定是个巫婆!"邱佳攥紧了拳头,咬着牙恨恨地说。

阿笨说,你要是知道一个陷入了情网的少年人,行为举止有多么固执和可怕,你就不会这么恨她了。

不知是为什么,阿笨的话,令邱佳很不安地联想到了那个暗恋哥哥的女孩……

邱佳和哥哥正在看军舰,突然间,邱佳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外套的女孩,伫立在海边,她转过脸来,朝邱佳们凄然一笑,邱佳大为吃惊――她正是那个喜欢哥哥的女生啊!

"赵老师,我爱你。"

那女孩凄然地说了一句,然后就要朝大海里跳。

"啊!不要啊――"邱佳急得大叫起来,"对不起,我骗了你……"

警车一路鸣叫着开了过来,他们是来抓邱佳的……

邱佳突然从可怕的噩梦中惊醒,额头上全是凉凉的汗。睁开眼睛朝四周看了看,原来是电话铃声在响。

邱佳顺了一口气,操起床 头的电话:"喂――"

"秋秋!邱佳!"

是哥哥的声音,在门外。

原来不是电话,是门铃!邱佳下了船,跑过去打开门,哥哥像一阵风似的,急匆匆地进来,还埋怨邱佳怎么睡得这么死。

"哥哥,你怎么了,脸色像个死人一样哎!"邱佳指着哥哥的脸惊叫。

哥哥不但脸色苍白,而且眼睛周围显得很疲倦,好象一晚上都没睡觉呢。

"什么死人活人的,不要乱说话!"

想不到哥哥很生气,竟然训斥起邱佳来了。喔,好出乎邱佳的意料哦,哥哥一直是个温 和的人呢,他从没有对邱佳这个样子过。

邱佳委屈地扁了扁嘴巴,难道她做错了什么?

"你快去洗脸换好衣服,我们马上要出去一下。"

哥哥吐了一口气,语气变得和缓一些了,但他说话的口气让邱佳不敢说个不字,这一定都是他那该死的职业训练出来的吧。

邱佳三下两下就收拾完毕,和哥哥一起上了出租车,一路上哥哥都沉默不语,邱佳偷偷打量着为什么有的癫痫患者的病情会反复的发作?他严峻的脸色,只敢在心里说:

"臭猪,你是带我去喝早茶的吧?"

当车子停下的时候,邱佳确信哥哥不是带她喝早茶来的。

因为这里是医院的大门口!

老天,邱佳还饿着肚子呢!可是她什么也不敢说,因为哥哥的脸色死沉死沉的,他大踏步地朝前走,邱佳只有屁颠屁颠地小跑着跟在他身后。

"哥哥,你带我来医院做什么啊?谁住院了,我认识吗?哥哥你快告诉我呀!"邱佳终于忍不住了,冲着哥哥的后背大声嚷嚷起来。

哥哥停住了脚步,他回过头来伸手拉住邱佳,就像是拖着一个垃圾袋,可恶啊!他的手把邱佳抓得好紧哦,害得邱佳挣都挣脱不开来。

踏进一间病房,邱佳看到一个女孩在床 上昏睡着,她的头发很长。

床 边坐着一个忧心忡忡的中年男人。

男人看到他们,站起来。

哥哥把邱佳甩到女孩的病床 前,问邱佳是否认识她?邱佳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她就是那个E-LAND女孩。

第42节:那个暗恋哥哥的女孩

她怎么了?

邱佳闭上眼睛,不敢继续往下想。

那个噩梦浮现在邱佳的脑海里,令她害怕极了,她抱住了肩膀,呆呆地看着女孩。

她脸色蜡黄蜡黄的,睡得很熟,一动也不动,连接在她手上的输液管里,液体一直在不停地滴落下来,这表明她的生命还在运动。

"你看看这个!"哥哥把一张A4纸唰地塞进邱佳的手里,邱佳犹如犯了重大错误时,面对着班主任老黄的训斥,惟有紧张和害怕。

那个中年男人在劝解哥哥:"也不能全怪你妹妹啊……别吓坏她了。"

他是谁?女孩的爸爸?

"看我干什么?看你手里的东西!"哥哥几乎要暴走的样子,好狰狞啊!

邱佳很犯贱地点点头,连忙看手里的东西,是清秀的蓝色水笔字迹:

"亲爱的赵老师:我这是第一次给您写信,也是最后一次了。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想对你说,如果有来生,希望你能够爱上我!明知我对你的爱情来得不是时候,可是它说来就来了,无法抵挡。我对你的目光产生了错觉,它们的温 柔让邱佳沉醉让邱佳幸福,即使是个虚幻的梦,但它一直持续下去也无妨。可是,你的女朋友的到来,令我跌入了卑微中。从她那里,我才知道自己一直以为的所谓幸福,原来只是一场虚幻的梦……我走了,再见。我还想对你说,爱上你,我一点儿也不后悔。"

邱佳捧着女孩的信,哭得昏天黑地。

如果这世界上有后悔药,那该有多好啊!

幸好有阿笨。

阿笨赶到邱佳住的宾馆,见邱佳缩在沙发一角,瑟瑟发抖可怜兮兮的样子,气得跳脚大骂哥哥,不断地暴出脏话:

"你他妈的全是自己惹出的祸,干吗怪到邱佳头上?你他妈的这不是嫁祸于人吗?!你说,你温 柔地看那个女孩子做什么?哦,因为她漂亮?赵家明,漂亮女孩千千万,你干吗要看自己学生哪!我算看透你了赵家明,你,永,远,是,一,头,多,情,的,蠢,驴!"

哥哥痛苦万状地捧着头,邱佳又对他产生了怜悯之意,忙又替哥哥说话。邱佳对阿笨说,我相信哥哥,哥哥决不是那样的人,这完全是因为那个女生误会了哥哥。

"放屁!"阿笨冲着邱佳狠狠地蹦出这俩字,吓了邱佳一跳南宁治癫痫病的医院哪比较好。他是在骂邱佳吗?邱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邱佳怀疑阿笨也神经错乱了。

"这头大灰狼上个月还找我诉说烦恼来着,你想知道他有什么烦恼吗?"阿笨气哼哼地指着哥哥问邱佳。

"阿笨!"哥哥似乎是想要阻止阿笨。

邱佳紧张地盯着阿笨,预感到他会说出令邱佳惊讶的事情来。

阿笨依然是刚才那个姿态,他指着哥哥大声地对邱佳说,赵家明的烦恼,便是他调入初三上课的第一天,就发现了一双令他心灵悸动的眼睛。

邱佳的面前,立即浮现出那天那个女孩在办公室里对邱佳说过的话。她说,第一眼见到哥哥,就感受到了他的爱慕之意。她还很骄傲地对邱佳说,她确定,哥哥爱上了她。

邱佳震惊。

阿笨刚才说,哥哥是一头多情的蠢驴,现在邱佳完全赞同他说的话。

哥哥叹了一口气,接着有气无力地说,他想辞职。

"哥哥,你别怕了,你和她没做过什么吧?"邱佳坚定地要替邱佳哥哥分忧。

"我能吗?"邱佳哥哥白了邱佳一眼。

"就是啦,你干吗要辞职啊?这份工作来之不易。顶多,你找个理由,换个班级避开她不就得了呗。"邱佳继续替哥哥出主意。

"这……"哥哥犹豫不定。

阿笨像是猜到了什么,他问哥哥,那个女生是不是早就向他表白过?哥哥抓了抓头皮,说她曾经在一篇作文里写过这样的话,意思是,她请求他耐心等候她长大。

邱佳们听得都有点发呆。

"家明,你他妈的还是很有福气的啊,怎么没有女孩子这样喜欢我呢?"阿笨竟然羡慕起哥哥来了。

邱佳踢了阿笨一脚,他才醒转过来。

"那,家明,接下来该怎么办?"他问哥哥。

他们再次去医院,阿笨一路上都在碎碎念叨着说,要去看美女 了要去看美女 了。

美女 已经醒了,正倚靠在床 头输液,她爸爸在替她整理东西。看见他们进来,美女 的眼睛一亮,可是,她只看着哥哥一个人。

邱佳看了看哥哥,他活像头狼狈的羊。

"赵老师,您来了。"美女 爸爸迎过来,感激地说。

"哦,这是我的好朋友阿笨;她叫邱佳,是我妹妹。"哥哥有点拘谨地介绍道。

邱佳白了他一眼:废话,这男人昨天就已知道邱佳是他妹妹了。喔,只不过,昨天睡美人还没醒过来。

原来是故意说给美女 听的哦。

邱佳伸头看了美女 一眼,她披散着头发,气色好多了,别有一番慵懒的美,看得邱佳有点发呆:怎么看,她也不像是个十四、五的女孩子!

见邱佳在偷看她,她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地冲邱佳笑了笑。

喔,好诡异哦!

哥哥站在病房中央,看都不敢看美女 一眼,邱佳在心里叹着气,倒霉的哥哥,大概是今年流年不利吧。

阿笨走过去和美女 聊天,他手段高强,才说了两句,美女 就咯咯地笑了。

美女 的爸爸趁机拉了拉邱佳和哥哥衣服,叫他们出去谈话。邱佳忐忑地跟在他们身后,心想,糟糕了,他一定是要向哥哥索赔。

他们坐在病房外面过道上的胶塑椅上,美女 爸爸一脸疲倦,哥哥则像个木雕,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看得邱佳好难过。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